视频

楚天都市报2月6日讯(记者陈俊 视频剪辑陈嫣然)她叫丁丹,出生于1993年。 一场无情的车祸,让她从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老师,变成了一位截瘫患者。

丁丹来自咸丰县丁寨乡桐子园村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是勤勤恳恳的农民,大学毕业后她来到该县坪坝营杨洞中小学担任代课教师。在学校,她是严肃的丁老师,深得学生们喜爱。回家后,她是跟母亲调侃斗嘴的小公主,家里充满着欢声笑语。可去年一场意外的车祸,导致她严重受伤高位截瘫不得不离开心爱的讲台。现在贫寒的家庭面临巨额治疗康复费用,但乐观坚强的丁丹没有气馁,每天她咬牙坚持锻炼,只为重新站起来实现重回讲台的梦想。

意外突发  美丽教师遭遇严重创伤

2017年5月16日,对丁丹一家而言,是一个灰色的日子。

离参加教师资格证面试的日子只剩下5天,丁丹与往常一样在学校上课,下班后不幸遭遇车祸。丁丹受伤严重,被连夜转送到了恩施州中心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后,看着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的女儿和检查单上“胸椎爆裂性骨折”“创伤性血胸”“创伤性截瘫”等字眼,丁丹的母亲一边抹泪一边重复着:昨天还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成了这样...

脊髓损伤者,亦称截瘫或高位截瘫,是公认的重度肢体残障群体中最痛苦的一个群体。所有的截瘫伤者,除了要面对身体的不便,还面临着漫长的康复训练和沉重的经济负担。

躺在病床上的丁丹,从毫无知觉的双腿判断,自己肯定伤得很严重,但她从未想过自己再也不能站起来。她以为这是受伤后的脊髓休克期,还安慰父母:自己的脊髓只是睡着了,过段时间就会醒来。

可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过去了,手术过后依旧毫无反应的双腿让她感到越来越害怕。直到医生告诉她,可能以后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她一下子懵了,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她从未想过“瘫痪”这个词会跟自己有任何联系。

谈起受伤后的日子,她说,受伤后我也曾无法接受,看着瘫软的双腿,数次想过自杀,但家人的陪伴让我选择坚强面对。

求医无果  贫困家庭面临双重困境

一开始丁丹很不适应整天望着同一块天花板的日子,肋骨和神经的疼痛让她整夜难以入眠,第一个月时她每晚都会嚎啕大哭。但看到默默擦泪的母亲和低声叹息的父亲,她会尽量忍住自己的难受,等他们都睡着了才一个人悄悄地流泪。

同样难受的还有丁丹的父母,他们不能接受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再也不能站起来。四处打听治疗脊髓的知名医院,但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已经没有必要转院,锻炼孩子生活自理能力才是目前需要做的事情。

伴随着这个绝望结果的是经济上的困境。大小便失禁的丁丹每天需要进行数次残余尿测定,再加上几根导尿管,仅此项开支一天就要花费300多元。因为手术后康复治疗时间太长,较大的医疗费和生活开支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实在无力承担。于是,没过多久,丁丹就转回了咸丰县中医院。

“刚开始一个月快十万,第二个月2万多,现在一个月1万多。半年多来家里的存款已经花光了,只剩下一栋老房子,实在没办法才想到了求助......每天都在医院康复室陪着女儿锻炼的母亲,一说到治疗费的事情连连叹气。

重新振作  坚持锻炼只为再圆教师梦

正是父母的悉心照顾,瘫痪病人常发的褥疮从未在丁丹身上出现过。看着每天日夜操劳的父母,丁丹暗下决心要振作起来。因为双腿没有知觉,需要靠手臂支撑,她就用双手练习举哑铃,每天重复,直到能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为了刺激神经,她常常需要在身上扎满二三十根银针;为了锻炼躯干力量,每天需要锻炼1个多小时;为了促进血液循环,每天需要在电动起立床上站30分钟,偶尔双腿无意识地弹起,她都会开心地告诉母亲:你看,这说明我的神经还没有完全死掉。

如今,丁丹已能实现基本生活自理。除了医院的康复训练外,每天她都会在电动蹬腿机上被动蹬腿两三个小时。问到丁丹目前最大的心愿,她说:“希望能够早日实现生活完全自理,自立自强,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等身体再好一点,还想抽空免费给村里的孩子们辅导功课,继续实现自己的教师梦想。”

目前,丁丹已在轻松筹和中国社会扶贫网上发起相关求助信息。如果有好心人愿意帮助这位90后女孩重新站起来,可下载中国社会扶贫网APP,搜索“丁丹”即可出现相关帮扶信息。可直接通过微信支付捐助。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视频】小车跑到自动熄火,任性女司机将车停高速匝道找油
下一篇:【视频】任性!司机高速随意变道,结果导致五车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