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探访进口种猪隔离检疫场

一些国内大型农牧企业,为提高生猪质量,需要从国外进口优质种猪。

猪入境,远比人入境麻烦。按照我国相关规定,它们得在隔离检疫场待45天以上且确认健康,才能被买主“接回家”。

为完成隔离检疫,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专设岗位,名为“进口种猪隔离检疫员”。他们的工作从种猪接机开始,送至企业养殖场结束,其间的1个多月只能呆在隔离检疫场里,与猪为伴。

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位于随州的进口种猪隔离检疫场,体验了种猪隔离检疫员不一样的生活。

一天洗澡四次

1月17日上午,随州市随县环潭镇玉皇阁村的山林里一片雪白。记者沿着乡间小路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谷。

忽然,路口出现一面硕大的红字警示牌——“防疫重地,请勿靠近”。顺着警示牌眺望,一座占地约3个足球场大小的进口种猪隔离检疫场映入眼帘。

隔离检疫场大门口,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检处科长李冬拦住记者。“进场要洗澡更衣,还要封闭一天,哪都不能去。”

隔离检疫场大门第一道关不是安检系统,而是更衣室和澡堂。按照要求,记者洗完澡后,换上了专用内衣内裤、以及棉袄胶鞋,手机和采访本则要放到紫外线消毒柜里灭菌。

穿过更衣室和澡堂,进入员工宿舍区,隔离检疫场里一共有11人,全是男性。其中,2名检疫员,7名饲养员,电工、厨师各1名。

员工宿舍区与猪舍之间还有第二道关(更衣室和澡堂各一间)。李冬说,为避免疫病交叉感染,进出猪舍必须洗澡、换衣服,每人每天至少要进出猪舍2次,这意味着一天要换两套衣服洗四次澡。

据了解,该隔离检疫场眼下共有进口种猪1196头,2017年底分两批次从法国空运至武汉天河机场当天就运进检疫场。种猪进口企业为襄阳正大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单头种猪的身价都在2万元以上,是普通生猪的10倍多。“在这里,猪就是我们的‘孩子’,宁愿自己吃点苦,也不能让它们受冻挨饿。”李冬说。

一个月吃不到青菜

17日傍晚,在隔离检疫场宿舍区,厨师袁道友开始张罗11个人的晚饭。“已经1个多月没吃到新鲜蔬菜了,每天的荤菜是腊鸡、腊鸭、腊鱼和鸡蛋,素菜只有土豆、萝卜和洋葱。”袁道友笑道。

原来,只要隔离期没结束,所有外来物资都不能进入。因此,食堂的食材都是一个多月前运入的,新鲜蔬菜不到一周就吃完了,剩下的只有土豆、萝卜这种耐储存菜。

为杜绝携带牲畜疫病的可能,猪牛羊肉不能带入检疫场,就连“红烧牛肉”“葱香排骨”味的方便面也被列入了“黑名单”。现在,袁道友最大的挑战,是“米少”也要做出“精彩之炊”。

洗菜、切菜、烧菜……半小时后,厨房里冒出滚滚热气。寒冷的冬夜,检疫场的简易食堂里,洋溢着暖暖工友情。

一场与猪的“拔河”

18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解除隔离封闭期,洗完澡、更换好工作服,随李冬一起进入猪舍。

刚进入猪舍的一刹那,记者差点被迎面而来的恶臭熏倒。“我们闻惯了,不觉得臭了。”李冬笑道。

当日,检疫员需要给种猪做日常采血,检查各项生理指标。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检处副处长陈平带队,检疫员李冬,饲养员向金龙、孙金虎、朱丹海、王德帅,兽医陈伦勇共7人组成采血小队,对1196头种猪逐一体检。

给猪采血,可不容易。首先得把猪固定住,再用针从猪颈静脉抽血。

只见向金龙翻过围栏进入猪圈,掏出“猪嘴保定器”(一个有套口的尼龙绳),围着一头魁梧的公猪打转。突然,向金龙从猪后“偷袭”,用“保定器”套住猪嘴。

公猪拼命挣脱。向金龙跑至公猪正面,跟它玩起“拔河”游戏。“一旦咬住‘保定器’,猪是不会松口的,只要用力拉住绳索,就能把猪‘定’住,就像‘拔河’比赛的僵持阶段。”向金龙说。

见公猪站着不动了,李冬一针扎入猪颈,完成采血。同时,朱丹海和王德帅拿着长棉签插入猪嘴,采集咽喉分泌物标本。

陈平介绍,这批法国种猪包括杜洛克、长白、大白、皮特兰4个品种,它们体型健壮、生长速度快、瘦肉率高。目前,这批年龄约5个月种猪单个体重已长到150公斤。

一天下来,采血小队个个大汗淋漓、满身屎尿。傍晚时分,沐浴更衣后,去食堂大快朵颐,是他们一天最快乐的事。

1月27日,1196头种猪的封闭隔离期结束,没有一头猪因病“减员”。

襄阳正大农牧食品有限公司总裁赵会锋说,这批种猪在法国起飞前经过2次检疫,长途跋涉后封闭隔离,能健康活下来都是“猪中精英”。公司计划在2月初雨雪冰冻天气结束后,将种猪运至襄阳养殖基地,用3年时间形成年产200万头的养殖规模。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刘天纵、通讯员肖俊杰)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曹洋



上一篇:武汉启动“冬储春供”蔬菜进社区,56个销售点可买到便宜菜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