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原标题:“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亡:本来将商定婚期,曾被救多次

11月8日起,吴咏宁的微博永久停更。

他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从2017年2月起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其视频十分危险,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

“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他曾说。

吴咏宁的女友向红星新闻证实,11月8日他在长沙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亡。

小众圈子“爬楼党”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吴咏宁此前的危险视频被大量转发。

“高空极限运动没有禁区。他是在做超过他能力的事。” 吴咏宁的好友告诉红星新闻。

女友次日才从警方获悉他坠亡

两人本来上月要商定婚期, “唯一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

如果不是11月8日的意外,吴咏宁会在11月10日到武汉和女友金金汇合,商定婚期。

9月份两人在网上认识,随即相恋。金金说两个人从没吵过架,吴咏宁做什么事都会带着自己,两人感情很好,两家也同意婚事。

金金唯一会向吴咏宁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高空极限挑战。“我经常跟他说如果结婚有家庭了我很不安心,两方父母都会担心。”金金说,“这个时候他就不理我。”

11月8日,早上8点多两人聊完之后,吴咏宁就再没有回复。晚上7点多,金金的电话吴咏宁不接,微信不回。虽说两天后就见面,但金金还是担心,便从武汉赶往长沙寻找男友。

期间,他给吴咏宁在社交软件上的朋友发信息询问男友动向,但大家都表示不知道。

9日,金金才从警方处获悉,男友在8号下午1点左右失手坠亡。她是第一个得知此事的亲友。

而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据长沙天心公安分局介绍,吴咏宁具体死亡时间为11月8日下午,系从顶楼附属物坠到顶楼楼顶导致死亡。

而吴咏宁的母亲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才知道儿子在尝试高空极限挑战。

据金金透露,吴咏宁是独生子,他家中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我已经下定决心和咏宁一起打拼,照顾他的家人。” 金金说,从吴咏宁出事到现在一个月过去,金金一直陪在吴咏宁母亲身边,每天睡同一张床。网传吴咏宁拍极限运动的视频是为母亲治病赚钱,金金称并不知情。在金金的陪伴下,吴咏宁母亲身体“还好”,“也会露出笑脸”。

曾在多个电视剧中担任群演

10个月前发第一条高楼极限运动视频,后“难度一次比一次大”

吴咏宁之前做过武行。他的微博@极限-咏宁 开始更新于2013年,那时他在横店做群演,微博名字叫“演员吴咏宁”。据他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在《新雪豹》《神雕侠侣》《欢喜县令》等电视剧中扮演过群演,且在《新雪豹》中饰演过3个角色。

在他2013年的微博中,他也抱怨过生活,并能看出他想挣钱的心愿。有两次,吴咏宁还在微博里缅怀他过世的父亲。

2017年,吴咏宁开始在一视频软件发小视频,但反响寥寥。2017年2月10日,吴咏宁发了第一条关于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即在10楼边缘玩儿平衡车,并打上“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字样。这条视频下面显示获取打赏130多元,还有很多网友的赞叹和惊讶。

自此,吴咏宁便开始经常上传高楼极限运动视频,且高度一次比一次高,动作难度一次比一次大,挑战也越来越频繁。他的微博名字也从“演员吴咏宁”改为“极限-咏宁”。

最后更新的视频中,吴咏宁在高楼外侧扒着楼顶边缘做引体向上,并有单手动作。

好友此前救过他两次

“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

在吴咏宁出事后,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说:“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

童虎也是高楼极限运动爱好者。童虎告诉红星新闻,他与吴咏宁9月相识并一同开始进行高楼挑战。一开始童虎便被吴咏宁危险的动作吓到,“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童虎说。

童虎还救过吴咏宁两次。童虎称在吴咏宁做动作时会摇头,他明白这个意思是体力将要耗尽,童虎就会救他,拉他上来。

童虎也告诫过吴咏宁动作不要太危险。但他的我行我素让童虎感到害怕,“如果他真的掉下,我怎么对待他家里人?”经历了两次救人,童虎考虑再三,离开了吴咏宁。

吴咏宁并不喜欢别人管着自己。女友金金经常劝说他不要再尝试这类运动,金金说他对此回复一句:“以前我出海时前女友都不管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爱管我。”他爬楼的朋友圈会屏蔽金金,他曾告诉金金他想去迪拜征服世界第一高楼。

10月,吴咏宁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

国内第一我不敢说,因为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去年,第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下,去了横店一座十层高的废弃大楼。幸好当时有两个兄弟,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拉了一把,才能让我有一个比较顺利的开始。害怕的心情远多于刺激和兴奋,时间长了,成就感是我从来没体会过的,胆子越来越大之后,我会做一些看起来 “作死” 的动作,但其实心里都有数,遇到危险会主动放弃。

这项运动在国内是违法的,我去小区经常会被保安和物业阻挠,只能偷偷摸摸的,靠运气。被警察抓、进局子是常有的事儿,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教育我们一顿也没什么特别严重的处分。

至于未来的计划,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圈内人:

没有功底万万不可效仿

据了解,爬楼是极限运动的一种,在极限运动里的名字是“Rooftopping”。这项运动的来源是加拿大多伦多一个叫Tom Ryaboi的人,2010年他和朋友Jennifer爬上了一幢楼的屋顶,拍了一组照片。照片中Jennifer孤零零地坐在高楼顶上,双腿悬空,楼垂直如同悬崖,往下看,都是密密麻麻像蚂蚁般大小的人。随后他把照片分享到网络上,引起了网友的轰动。

而参加Rooftopping的人在国内被称为爬楼党,最早指的是摄影爱好者,他们为了想要的拍摄角度而爬上高楼,只为拍出特别的城市照片。很多人不理解爬楼,觉得太危险,但在爬楼党看来,“有图为证”会让他们想冒更多的险,登顶俯视一切,拍出更多精彩画面。

巴克是爬楼党中一员,一直在接触亚文化。起先他跳街舞,然后玩跑酷。他在网站搜索国外跑酷视频时发现了爬楼党,出于兴趣,2016年初,他开始在国内尝试。目前为止,巴克国内爬过最高的楼有600多米。

巴克介绍,爬楼最开始只是拍一些静态的照片,慢慢发展到视频,挑战者慢慢在高楼顶层做一些动作,使视觉效果更加震撼、更有冲击力。

巴克告诉红星新闻,国内玩高空极限挑战的人并不多,一般都是拍照,做动作的很少,像吴咏宁这样危险的屈指可数。“吴咏宁出事后,圈里人还蛮可惜的。”

巴克和吴咏宁只聊过几句,吴咏宁先问了巴克挑战过哪些高楼,并希望和巴克下次一同挑战,由于时间不允许,便没有成行。

巴克一再向红星新闻记者强调:“极限运动一定要量力而行。”他承认会为自己买保险。 “量力而行”指根据自身的体力、做出动作的能力、掌握能力和时间等来综合评判。巴克接触高楼极限运动比吴咏宁早一年多,依然认为吴咏宁在玩命,“大家都是体力、状态好的时候才去,但是他几乎每天都要去挑战。”

童虎也向红星新闻强调,“未训练不可上顶楼做,也不能在边缘做”。

但极限运动没有明文规定的禁区。巴克只说了两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不能标注大楼名称,二,不能毁坏公物。

律师:

攀爬公共设施等建筑属违法行为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廖华介绍,像咏宁这样的极限运动玩家,在公共设施、商业大厦、大桥高塔等建筑物上攀爬属于违法行为,会以扰乱公共秩序,进行治安管理处罚。

廖华称,这些玩家一般都是悄悄地进入建筑物,发生意外,建筑物方不会有责任。除非他们利用安全防范漏洞进入建筑物,或者建筑物本身存在安全隐患,“比如说攀爬者踩的玻璃碎了致使其身亡,就得负一定的责任。”

爬楼族是极限运动的一种,是近年才在国内兴起的。廖华说,爱好或从事极限运动的群体属于高危险职业,他们在购买保险时应该向保险公司披露实际情况,要不然一旦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可能会免赔。

廖华说,正因为极限运动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目前国内还没有相关法律对这些危险的极限运动进行保护,应该怎么组织,应该怎么开展,现在只能通过相关行业协会进行引导让他们操作。

(原标题:《“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亡:本来将商定婚期,此前曾被好友救过两次》)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韦武霞



上一篇:黄石一女子半夜被困深山,面对救援人员情绪激动
下一篇:宜昌市民钓到2条怪鱼,头嘴细尖而长像绣花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