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策划:周保国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闪 李曼英 满达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

有这样一群人,每到饭点,自己顾不上吃饭,饿着肚子,跑去给别人送饭,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有这样一群人,每天风雨无阻,和时间赛跑,城市中随处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

还是这样一群人,左手拿着手机抢单,右手骑着电动车飞奔,穿梭在大街小巷,路人、车主见到纷纷躲闪。还是这样一群人,总是出现在小区和写字楼里,车与业主抢进抢出,和上班族挤占电梯。

外卖骑手蜂拥而至,涌上武汉三镇街头,穿行在写字楼和住宅小区,这群人在给市民送去便捷服务的同时,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不少困扰。

外卖让市民足不出户享用美食

自从出现了网上订餐,宅男林先生就基本告别了泡面。“我自己租房子住,周末懒得出去,一个人做饭又太麻烦,点个餐方便多了。”林先生说,以前出去吃顿饭,还要换身衣服,人多还要排队,很多时候,他都用一碗泡面打发算了,后来都吃腻了。现在,不管是上班在公司,还是回到家,林先生都会首选点外卖解决吃饭问题,种类多、价钱也不贵,还能按时送达,足不出户享用到美食。一边吃外卖,一边看电视剧,林先生格外满足。

“武汉天气让人难以琢磨,冷热变化大,还有暴雨、雪天,有了外卖,一日三餐变得方便多了。”汉口的王女士感慨,外卖给她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一次下暴雨,家里来了亲戚,在家做饭,还要冒雨出去买菜,去酒店用餐,不仅担心没餐位,还可能被雨淋。后来,王女士决定叫外卖,她点了一家酒店的几个特色菜,最后虽然外卖小哥比预定时间晚送了5分钟,但还是帮助她省了不少麻烦,大家也吃得不亦乐乎。最近天气冷了,到了饭点,王女士不想出门时,动动手指,在手机上订下餐,只要在家等待门铃响起就行。

两年前,宝宝出生后,光谷的彭女士就感觉力不从心,分身乏术。家里虽有老人帮忙带孩子,但她还是忙不过来,特别是吃饭成了最头痛的事。每天,她和老公正常去上班,婆婆一个人带孩子,有时间去买菜,但基本上没有功夫再去做饭。除非宝宝睡着了,不然李女士可不放心让宝宝一个人待在房间。每天中午,李女士趁午休时间回到家里,跟宝宝玩一会,婆婆这时再去做饭,简单炒两三个菜,等做好菜,还要先喂好宝宝,大人才能去吃。“又带孩子,又做饭,每天都这样,婆婆身体也吃不消。”李女士说,还是她老公提议,说实在来不及就网上订餐,如今她每周有两三天都会叫外卖,这样家人既能吃好休息好,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管宝宝。

光谷街头45分钟98名骑手违章驾驶

最近,看到街头飞驰而过的外卖骑手,青山的袁女士总是气不打一处来。11月7日,袁女士的丈夫毕先生坐公交到了卓刀泉陈家湾站,正从车上下来时,就被一辆送外卖的美团骑手撞倒在地,事后被诊断为重型颅脑外伤。现在虽然人醒了过来,但却谁也不认识了,家人为此已花去10余万元,具体赔偿至今没有谈妥。“骑这么快干嘛,这不是害人害己吗?”袁女士对这些横冲直闯的骑手颇有怨言。

袁女士的气愤,也道出了不少车主和市民的心声。5日11时15分,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东湖高新区雄楚大道与民族大道路口蹲守,这里车流不断、行人如织,交通一片繁忙,虽有两名执勤交警在路口指挥交通,但秩序还是稍显混乱。给交通“添乱”最多的正是风驰电掣的外卖电动车,闯红灯、逆行、抢行、走路中间、不戴安全帽等违章行为,比比皆是。直行时,外卖骑手不走人行横道,骑到马路中间,与小轿车并驾齐驱飙车,见缝插针穿行在公交车、小轿车中间,车主不得已鸣笛提醒。左转时,骑手们也不会让直行车,往往逼得直行车辆踩刹减速通过,加剧交通拥堵。还有的骑手一边骑车,一边抽烟或看手机,着实令人捏一把汗。

在记者蹲守的45分钟内,共发现98名骑手违章驾驶,其中有62辆车闯了红灯,22辆车逆行,还有14人同时闯了红灯且逆行。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侯女士站在路口,左顾右盼,迟迟不敢通行,她说这么多电动车骑得飞快,从哪过来的都有,她感觉很不安全。

4日和5日,记者在街头接连目睹了两起外卖车辆交通事故,一起是一辆外卖电动车在杨园南路逆行,撞上一辆右转轿车;一起是外卖骑手从友谊大道左转至纺机路,在斑马线上撞上了一位婆婆。

商住楼一部电梯最多进了7名骑手

每天一到中午,上下电梯就成了吴女士最头痛的事。吴女士在洪山广场一商住楼上班,大楼里有几十家公司。最近两年,到了午饭时间,吴女士发现,她想上下楼越来越难了,电梯里总是人满为患,除了这里的上班族外,很多都是提着饭盒的送餐员。“以前还能跟着一起挤上去,现在一等就是二十分钟。”吴女士说,外卖骑手挣钱是不容易,但却给她带来了苦恼。

12月4日中午11时20分,记者来到该小区D座一楼电梯间,三部电梯有一部正在大修,这时已有送餐员来送餐,不到2分钟,电梯口就站了5名送餐员,每人手上都提着三五份外卖,空气中弥漫着饭菜香。骑手们等电梯时还在盯着手机,送餐软件不时响起订单剩余时间的提醒。两部电梯每隔5分钟下来一部,电梯口一开,刚送完餐的骑手走出,还没送的骑手赶紧一窝蜂的挤上电梯,业主和上班族连连大喊“汤水挤到身上了”。一部电梯限载13人,每次上下都是满满的,最多时同时进了7名送餐骑手。

11时32分,两部正常运行的电梯有一部出现故障,仅剩的一部可以使用的电梯等候时间延长,上去后,20分钟才能回到一楼。不少骑手抱怨之余,赶紧与客户联系,请他们下楼取餐,或者点击送餐已完成,以免自己被扣分。一名美团外卖骑手看人太多,等不及直接爬楼梯到15楼送了餐,下楼后走路都是歪的。经过记者一个小时蹲守统计,共有58名外卖骑手来D栋送餐。

物业耿经理介绍,中午送餐高峰,最多时一部电梯几乎全被骑手占用,今年5月,物业也曾实施过不让外卖骑手上下电梯,但由于租户不满投诉,仅仅一个星期后就取消了,最近电梯大修期间,这个问题愈发突出,物业也讨论过,打算对所有租户摸排,征求意见。

半小时23辆送餐车涌入小区

12月3日,星期日,穿着蓝色、黄色、红色等工作服的外卖骑手们依然没有停下送餐的脚步。中午11时45分,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洪山区杨园南路美林青城小区门口蹲守看到,陆续有外卖员骑车进入小区,最多时,一分钟就进去了三辆送餐车,共出现过两次,分别在11时50分和12时07分,其余大多每隔一到两分钟骑进一辆。根据骑手工作服和餐盒,记者注意到,他们来自饿了么、美团外卖、麦乐送、点我达、蜂鸟配送、宅急送等团队,还有部分属于商家自己送餐上门。

记者注意到,美林青城小区大门右侧为行人和非机动车入口,左侧为出口,但多数居民都选择从左侧进出。送餐的电动车也基本上从左侧的出口逆行进入小区,从小区里走出的居民不得不等候或者避让,以免与电动车发生擦碰。进入小区后,为了赶时间,外卖骑手的车速往往不减。到12时15分,记者蹲守的半小时内,共有23辆送餐车涌入小区。

不过,并非每个小区都欢迎外卖电动车进入。半个月前,武昌徐东时尚欧洲小区门禁上出现这样一行标语:快递车、外卖车禁止进入小区。5日傍晚,记者在小区门口看到,外卖骑手来送餐时,都会主动把电动车停在小区外,拎着外卖步行进去。

“外卖骑手、快递员的电动车的破坏力太强了。”该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刘女士解释说,他们在小区横冲直闯,容易撞到居民、擦碰车辆,有些骑手还骑车撞坏单元门,把车骑进电梯,跟业主抢电梯,引起业主不满投诉,物业才决定对外来电动车说不。

无独有偶,洪山区蓝晶绿洲小区也要求骑手登记后步行送餐。小区物业陈经理介绍,小区道路狭窄,路边停满了车,且为单循环走向,随着网上订餐的业主越来越多,不少骑手来送餐时,乱停放电动车,挡住通道;骑手到处穿行,业主车被擦碰,找不到肇事者,物业不是不欢迎骑手,只是本着对业主负责、对骑手着想的态度,制定合理的解决方案,避免发生事故。

 

本报记者傍晚跟随单手外卖骑手送餐 切身体会生存不易

一路飞驰冲刺只为送达更准时

武汉的冬天有多冷,应该不会有人比外卖骑手更知道。从晨光依稀到夜深风寒,他们都飞驰在路上。这个过程有多艰难,来自汉川的外卖骑手何正元领略得更深。

前晚6时,天色近黑,凛冽的寒风中,市民们纷纷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武昌区徐家棚街水岸星城小区门前,外卖骑手何正元送完一单外卖后,顺手打开电动车车灯。在这束白光的指引下,火速赶到湖北大学,送下一单外卖。到达目的地,他拿手机联系客户取餐时,鼻涕不听话地掉了两滴在屏幕上,他忙拿纸巾擦去,腼腆一笑:“不好意思,太天冷了。”

月送1200单 单手外卖骑手成“单王”

何正元今年26岁,来自湖北汉川,是“饿了么”洪山区徐东四期公寓蜂鸟配送中心的一名外卖骑手。自出生起,他的左手掌便没有一根手指,外形看上去像是个肿起来的“馒头”。因左手先天残疾,他找工作没少碰壁。

“人家能招到两只手的,干嘛非要招个只有一只手的。”何正元说,2007年,初三毕业后,他曾多次去老家周边应聘,都没能成功。渐渐地,他越发消极,一度放弃找工作。每年4月至9月,他会去捕些野生鳝鱼到集市上卖,靠着这些收入,也能勉强生活。

今年,何正元的父母已年逾古稀,去医院看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9月,通过网上一则招聘信息,他只身前往武汉面试,顺利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站长尹文情回忆,何正元面试时,左手一直放在口袋里,他和同事们都没注意。正式上班后,何正元的适应能力很强,比一般骑手做得还要好一些。中心共40名骑手,10月、11月,何正元分别送了1200和1100多单,连续两月都是“单王”。

何正元说,每天早上9时到次日凌晨2时,系统只要给他派单,他总是来者不拒。“派来就接,没啥好挑挑拣拣的。”每天40单,每单平均需要10分钟。整个10月,他没有休息一天,工资拿了8000余元。本月1日,他请假回老家看望生病的母亲,临行前,给母亲留下了5000元。“我也可以帮助这个家了!”他脸上的骄傲感油然而生。

骑行时速达50公里 只为送达更准时

前日下午4时,外卖派单量较少。徐东四期公寓蜂鸟配送中心,不少外卖骑手都在等待电动车充电时,用手机看视频、玩游戏。他们大部分用的都是苹果手机,一排完好无损的手机里,何正元的手机因四处破裂显得格外扎眼。原来,外卖员送餐途中,需要依靠手机来接单、看单、导航。何正元一只手送餐,操作时诸多不便,手机摔下来是常事。

前日下午5时30分,楚天都市报记者搭乘电动车,以时速30公里的速度跟随何正元送外卖。寒风里行驶,膝盖和脖子冻得生疼。晚高峰人流、车流密集,记者等红绿灯时发现,何正元早已不见踪迹。“时速50公里才是正常的送餐速度。”载着记者的另一名外卖骑手解释,送餐时间紧,如果不快点就会超时。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被客户投诉。

送一单外卖可得6元,超时则收入减半。一条路上往往会同时接3到4单,如果一单未送完,下一单就不能开始。前面的单子超时,后面的单子势必会受影响。何正元说,为避免超时,他们会跟顾客提前沟通,争取能提前在软件上点击“到达”。但一旦顾客投诉,外卖员就会被罚200元。

“我的速度很快,你会跟不上,但我可以稍微等一等你。”尽管出发前,何正元这样安抚记者。但半个小时里,他一共接了4单外卖,时间非常紧张。无论是骑行还是停车跑进小区,他总能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傍晚6时,湖北大学一栋男生宿舍门前,当记者气喘吁吁赶到时,何正元已停好车,着手联系客户取餐。可电话接通后,一名男客户却说自己写错地址,应该送往徐东大街英特小区。“我的天哪,其实那个小区离取餐的餐厅挺近。”他没有抱怨,只是快速转身,往小区骑去。这一次,他骑行的速度比来时还要快。

最开心是收到好评 受牵连被差评最委屈

去英特小区送完餐后,何正元又前往武昌区团结新村一家餐厅取餐。在他到达前,多名外卖骑手已等在那里。

“其实送餐时间很短,更多时间都在等餐。”何正元说,有的商家出餐慢,留给他们送餐的时间就更加紧迫。而如果因此而超时、被投诉,他们同样要承担后果。

9月中旬,因一家快餐店服务员配错餐,顾客取餐后投诉。何正元找快餐店说明情况,可对方一口咬定是他拿错餐袋,当场让他赔付70多元的餐费。“当时刚工作,手里没钱,问同事借来100元赔付后,才顺利离开。”

尹文情看何正元受委屈,带他去快餐店调监控,最终证实是服务员配错餐,将餐费拿了回来。何正元对此很感恩,这也是他拼命跑单的原因之一。

然而,更多的时候,因商家配餐漏掉筷子、纸巾,道路突然施工封闭,送餐途中与其它车辆擦碰等原因导致的超时、差评以及顾客恶言相向,他都只能默默“认栽”。“吃苦、扣钱都不怕,就是怕受这样的委屈。”他说,站内8成以上的外卖员都是90后,他们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都有很强自尊心。

一个好评奖励1块钱,外卖员送餐时也会积极争取。他们有时会主动提出给顾客倒垃圾,有时会发短信希望顾客给个好评。何正元不太擅长这些,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决心“不管风吹雨打,都要坚持到底。”

 

小伙从国企辞职

应聘成为外卖骑手

张鑫(化名)1994年出生于湖北荆州,2016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成为一名钻探员。由于长期在野外从事钻探工作,加上单位的同事都比自己年长,没有共同话题,他渐渐觉得生活有些枯燥。今年10月,他毅然辞职,应聘成为一名外卖骑手。

“这里收入挺不错的,都是年轻人,大家在一起很活跃。”张鑫说,多劳多得,送外卖的工作更具挑战。这里工作时间自由,他可以多陪陪女朋友。另外,同事大多与他年龄相仿,大家在一起可以无障碍地交流,也可以一起玩游戏、唱歌。这些都让他感觉更年轻、快乐。

 

90后准父亲靠送外卖养家

雨天避让行人摔倒缝了8针

田秋敏今年24岁,目前是名准爸爸,断断续续做外卖骑手两年了。

相比于其它外卖骑手,田秋敏很活泼。他说,他是秋天出生,爷爷希望他比父亲敏捷一些,便取名田秋敏。当外卖骑手前,他从事餐饮工作,因女朋友觉得餐营业年轻女性多,便让他换了份工作,当上外卖骑手。

“这里基本都是男孩,她可放心了。”田秋敏说,他曾载着女友一起送外卖,觉得生活还挺美好的。

今年10月初的一个雨夜,田秋敏见路上行人少,加之客户催单急,便加快了送餐的速度。路经杨园东路时,一名行人突然蹿出,他避让时撞上了护栏,右眉毛缝了8针。

成为准爸爸后,田秋敏担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工作也更上心了。他说,依据业绩,外卖员分青铜、白银、黄金、钻石、王者荣耀5个等级,等级越高,奖励越多,派单量也越多。他是白银等级,下一步,他准备向黄金外卖员冲刺。

 

火热背后藏着交通安全隐患 吃的是青春饭从业人员流动大

外卖行业需要规范和制度保障

据统计,我国有超过400万名注册外卖骑手从事接单送单业务。活跃在江城的各平台的外卖骑手,保守估计也有数万人。外卖骑手用辛勤和汗水给城市居民带来便利,自身却冒着生命危险、劳动权益也得不到相应的保障。对此,有专家认为,互联网外卖这种新型业态亟需更标准的规范和更完善的制度。

交通隐患颇多 警企联合施策治理

“其实现在外卖平台都会为骑手购买意外险,但很多骑手出了事故,可能不太愿意报警。”骑手曾师傅说,他是达达配送平台的一名骑手,每天配送第一单时,系统就会从配送费中扣除3元用于购买保险。像饿了么、美团外卖等平台,也会为骑手们买保险。不过,很多骑手遇到一些小事故时,却不会选择报警。这是为何?曾师傅介绍,原来很多骑手所驾驶的电动车并没有上牌照,他们担心报警后,交警会将无牌电动车扣押。“如果不是特别严重,就会选择私了。”曾师傅说,前不久他在汉口香港路看到一名美团外卖骑手不小心将一走路的女子撞倒。女子受了些皮外伤,美团骑手没有报警,而是跟她商量赔点医药费。

交管部门人士介绍,平时交警在执法时,也会查获很多超标或无牌电动车,外卖骑手的火热背后确实也隐藏着诸多交通安全隐患。

楚天都市报记者了解到,在硚口、武昌等城区,交管部门都曾开展过针对外卖骑手的安全教育,交警通过事故案例,警醒外卖骑手加强“不闯红灯、不逆行、不抢行、不走路中间”的意识,保护人身安全。

有交警建议,外卖平台企业应该建立相应的信息平台,将骑手及车辆的信息录入后台,并与交管部门对接。当执勤交警发现外卖骑手有交通违法行为,就可以录入系统,企业根据违法违规记录,对外卖骑手进行考评和管理。这样才能从制度上规范外卖骑手的骑车骑行。

上海等地的交管部门已经做了这方面的尝试。比如,上海浦东交警支队已推出“骑手交通文明APP”,辖区内每一位执勤交警都可通过手机将查处的骑手违法行为录入APP数据库。交警只要一扫骑手端APP二维码,就可以查询到骑手的个人信息、所属企业、违法行为历史记录等。警方与外卖平台企业还达成共识,约定每三个月为一个记分周期,当外卖骑手在一个周期内累计记满12分的,应利用骑手APP进行网络学习和测试,测试通过后清零;在一个记分周期内累计记分达到24分或第二次达到12分的,骑手应停止接单,进行不少于1小时的交通文明志愿服务。如果一个周期内骑手记满36分,企业应立即要求骑手停止接单,将该骑手调离骑手岗位或者做辞退处理。

吃的都是青春饭 从业人员流动性大

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底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注:已被饿了么收购,但仍独立运营)三大巨头占据了外卖市场94.1%的份额。而在外卖的配送环节,平台的数量以及薪酬计算方式五花八门,要复杂得多。像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都有自己的专送渠道,同时又有美团众包、蜂鸟众包等平台,还通过达达配送、点我达等第三方众包平台来送外卖。也就是说,这些外卖平台既有专送渠道的“正规军”,又有来自合作公司的“雇佣军”。

据统计,目前全国有超过400万名注册外卖骑手从事接单送单业务。有业内人士估计,活跃在江城的各平台外卖骑手多达数万人。

达达配送的曾师傅介绍,他属于兼职骑手,每天都是按送单数量来计算薪酬。今年7月份,他为了避让一位行人而摔倒在地,膝盖受伤缝了了6针,卧床休息了11天;9月份,他在送单时又摔了一次,在家休息了3天。“休息的这段时间没有出工,那就一分钱也没有。”曾师傅说,他没有社保和医保。公司向外卖骑手推荐过一种医疗保险,由骑手自愿出钱购买,但他觉得不划算,没有购买。

在洪山区徐东四期公寓,这里有武汉市快可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饿了么合作的蜂鸟配送站点。站长尹文情介绍,骑手们每天完成8单的基本任务,就会拿到3000元左右的保底月薪,接单越多收入也就越高;公司会和骑手签合同,并购买人身意外险,提供服装、头盔等,不过社保是没有的。

尹文情坦言,外卖行业的人员流动性比较大。今年9月到11月,配送站一共接收了40名新入职的骑手,但有24名骑手已经离职。“离职的一般都是从事其它行业去了。”

外卖骑手吃的是青春饭。尹文情介绍,公司招聘骑手的年龄标准是18岁到40岁,实际上站里40多名骑手八成都是90后。“其实我们也有晋升渠道。”尹文情说,自己去年11月份成为外卖骑手,之后做队长、调度员,7月份被提升为站长。“站长上面还有营长、团长。”尹人情表示,自己也会从骑手队伍中选拔人才,准备培养成为队长、调度员。“跑单量并不是主要的考核标准,主要看解决问题、待人接物等综合能力。”

当然,晋升的机会毕竟有限,更多的外卖骑手要么坚守一线,要么选择离开。23岁的女骑手小龙说,她17岁就开始打工,尝试过很多工种,还做过咖啡店的店长。1个多月前,她厌倦了原来的工作,选择辞职送外卖。小龙说,工作第一个月她送了500单,还算应付得过来。“没想过以后的事,这份工先做着吧。”

同为90后的小张说,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做勘探工作,因不能接受长期出差且同事当中没年轻人,选择了辞职,并瞒着家人做了外卖骑手。他说,做骑手可能也做不长久,还是想找稳定一点的工作。

理性看待高薪 行业应当长远规划

平均月薪超5000,勤快一点月入8000甚至更高,在不少人眼中,外卖骑手属于令人艳羡的低门槛高收入职业。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王长城教授认为,依托于互联网平台的外卖行业为现代城市的居民带来了诸多便利,既为消费者节约了时间,又改善和丰富了消费者的饮食。同时也给社会提供了更多就业就会。很多年轻骑手通过勤奋工作,拿到了相对较高的薪酬。

不过,应理性看待外卖骑手的“高收入”。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外卖骑手的收入并不算高。因为,这个行业采用的是多劳多得的计件工资制度,外卖骑手只有接单多、配送准时准点、获得客户好评等情况下,才能维持较高的收入。其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长也超过了8小时,折算下来单位时间的收入并不算高。

有人认为,外卖骑手的入职门槛低,没什么技术含量,这个职业不值得年轻人尤其是大学毕业生追捧。王长城教授表示,年轻人选择这一行,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关键是要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有兴趣。如果仅仅是因为收入高而进入这个行业,自己本身不感兴趣,不愿意主动学习、提升自我,无法真正投入进去,最终还是会被淘汰掉。“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扎进去,就能干出成绩,有上升通道。”王长城说,如果年轻人总是不断流动、不断选择,最终事业的成长和上升空间都不会太高。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视频】寝室斗殴致15岁新生重伤死亡,6名涉案人员均未成年
下一篇:【视频】反对校园欺凌,护航花季人生,法官进校园为学生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