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刚下班回家,还来不及吹灭女儿点好的生日蜡烛,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陈洋接到电话后即刻赶赴襄阳,守护着转运一名暴发性心肌炎的重症患儿。历经惊心动魄的300多公里,重症患儿10月31日凌晨2点平安抵达武汉,担心孩子病情,陈洋不眠不休一直守到中午才回家。昨日记者从医院得知,尚在重症监护室的患儿生命体征平稳。

来不及吹生日蜡烛

医生赶去救重症患儿

10月30日,是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陈洋36岁的生日,中午下夜班后,他早早回家,因为他早和6岁的女儿约好一起庆祝生日。下午6点,陈洋突然接到医院电话,300公里之外的襄阳,有个8岁男童患暴发性心肌炎,急需转运。来不及片刻犹豫,他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就直奔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张勇已在医院等待。与对方医院沟通患儿病情,讨论是否转运,因患儿病情危急,决定先去会诊,约7点一行人出发。

陈洋、张勇和高年资护士王家瑛,一同跟随儿童急救转运车前去襄阳。夜路漫漫,武汉至襄阳,近4小时车程,2名司机轮换着开,到达襄阳已是深夜十一点。

7天前,家住襄阳的8岁鹏鹏(化名)发起高烧,还呕吐、腹疼,当成感冒打了几针不见好。10月30日,鹏鹏仍然高烧不退,面色更加苍白,就在当地医院检查时,鹏鹏突然晕倒,四肢剧烈抽搐。更危急的是,鹏鹏的心率下降到20次/分,几乎停跳,医生赶紧为鹏鹏实施心肺复苏术。

根据鹏鹏表现出的症状,医生判断他患的是暴发性心肌炎合并心源性休克。用药物治疗后,鹏鹏的心律恢复至120次/分,但孩子的生命体征不稳定,随时可能命悬一线,治疗办法是需要尽快安装心脏临时起搏器。

当地医院不具备为小孩安装起搏器的条件,于是赶紧联系武汉儿童医院求援。

留守还是转出?

冒险转运“步步惊心”

心电图检查显示,鹏鹏是Ⅲ度房室传导阻滞,导致心律失常,使心脏不能正常“工作”,病情危重。而且鹏鹏烦躁不安,面色苍白,有严重心衰的表现,片刻也耽误不起。

来之前,张勇主任准备了2套方案,一是带上起搏器就在当地医院为鹏鹏安装起搏器后,再将鹏鹏带回武汉。但到达襄阳后已是晚上11点多,安装起搏器需要心内科、麻醉科、超声科等多科室配合,一时难以齐备,专家也担心人手配合默契度不够,手术出现问题。二是直接将鹏鹏从襄阳带回武汉。但这种方案风险更大,因为鹏鹏病情危重,一旦转运途中再次出现心源性休克,随时可能会猝死。虽然转运车配备了齐全的医疗设备,但毕竟不比医院,万一出现突发情况,很难及时处理。张勇与家长沟通后,家长表示愿意一试,直接转运至武汉。

“当时是承担了一定风险的,小孩在路上万一发病,随时可能猝死。”张勇主任说。

一路胆战心惊时刻观察,幸运的是,将近4个小时,鹏鹏的心律一直维持在120—130次/分。

凌晨2点半,大家有惊无险地到达武汉,鹏鹏被直接送到重症监护室。10月31日,重症医学科与心血管内科会诊。专家认为,鹏鹏目前恢复窦性心律,安装起搏器指征消失,可暂时用药物控制。张勇解释,安装心脏起搏器一方面会产生医疗费用,另外也会给小孩带来痛苦,能不安装起搏器就不安装。

同事为他补过生日

他的愿望是“健康平安”

30日夜,在到达襄阳接上患儿后,陈洋写下了自己的生日愿望:“救护车一路上飞奔,评估、谈话、转运,抬头一看已是转钟,补上一个生日愿望吧,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凌晨抵达医院后,因为孩子病情危重,他不眠不休,一直守在患儿身边,直到中午鹏鹏情况稍微稳定了,他交代好同事后,才下班休息。回家后,看到女儿10月30日的日记里写道:“爸爸买了一个小蛋糕,但是爸爸只吃了一口,因为爸爸又去工作了。”“又去”两个字还是用的拼音,他又是想笑又是歉疚。

同事为陈洋补过生日

31日一早陈洋来上班,他意外发现,邵剑波院长得知他生日夜转运患儿的事后,嘱院办、外联部等同事,买来蛋糕给陈洋补过生日。陈洋意外又感动,他说:“今年的生日太难忘了,虽然没能和家人一起过,但抢救了一名孩子,还补过了一次,感觉赚大了!”

武汉儿童医院外联部主任肖翠萍介绍,2016年3月,武汉儿童医院牵头成立湖北省儿医联盟,目前已有170家湖北省内及周边省市医院加入,一年多以来,已有280多名危重症患儿被及时转运到武汉,转运总里程已达7万公里。

张勇介绍,若暴发性心肌炎未得到及时有效救治,死亡率高达70%以上,初期症状与感冒相似。感冒是导致心肌炎最常见的原因,很多感冒病毒都是嗜心肌病毒。而暴发性心肌炎一旦治疗不及时,短短几个小时就可能导致死亡。他提醒,感冒后,若出现心跳过快、气短胸闷,尤其是出现呕吐、腹痛、面色苍白,类似消化道疾病的症状,一定要警惕是暴发性心肌炎。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媛 通讯员 高琛琛 薛源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曹洋



上一篇:煤渣堆里走出来,戴家湖公园问鼎“中国城市环境奥斯卡”!
下一篇:游子投资侯耀华参演,天门蒸菜首次被搬上银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