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Hello!New Zealand!》

武昌理工学院 熊淑云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妙不可言。现在回想起和Greg的相遇就像一场梦一样。

去年九月份,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武汉网球公开赛的媒体志愿者,从而结识了来自法新社的新西兰摄影师Greg。从此,一场相差34岁的异国忘年交的故事就拉开了帷幕。

故事的开始还得从Greg的“粗心”说起。一次拍摄途中,他不小心摔坏了镜头,无法拍摄。无奈之下寻求我们的帮助,一来二去的我们也就熟络了起来。武网结束后,我们互留了微信,做起了“网友”。

我们从中国的大熊猫,聊到新西兰的几维鸟;从中国的北京、南京、天门山,聊到了新西兰的皇后镇、惠灵顿、基督城;从中国的美食饺子、包子、女儿红,一路说到新西兰的Pāua、Hangi、pavlova。想想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不同年纪,不同国籍,不同文化背景的我们会有这么多话可聊。当然,这其中也闹出了不少令人嘀笑皆非的笑话。比如他会在一月一号那天兴致勃勃地祝我新年快乐;而我会时不时发些语法错误的英语句子,弄得他摸不着头脑。Anyway,这样的错误也是美丽的。

由于年龄的原因,我和Greg更像是亦师亦友。他游历各国,见多识广,会跟我分享沿途的风景和工作中的趣事儿。我有什么生活上的烦恼也会向他倾诉。他带给我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让我对世界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他是一个很典型的新西兰人,热爱工作,享受生活,节奏很慢,不慌不忙。

我曾经一度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他对我说,你看我都55岁了还是单身汉,还不是过得好好的。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就有千千万万种活法。人生并没有一条规定要走的路,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活法。突然间,似乎有一道光从我头顶散开。我不再纠结于未来该走向何方,而是想着该怎么走好当下的每一步。

去年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我在浏览DailyMai时看到了新西兰地震的消息。第一时间我拿起手机询问Greg是否平安,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复。他说:“我们家离震源较远影响不大,”正当我为他感到高兴时,他接下来的话则让我感到无比自豪,“你们中国领事馆反应好快,被困的中国游客都已经被救出去了。”此后,他又明确地表示要好好学习中文,我也暗暗地下决心要练好英语口语。于是,我们相约今年武网再见。

时间就像武汉的秋天一样,转瞬即逝。今年我们总算又见面了!Greg能听懂我说的话,也能磕磕巴巴说些简单的中文句子,而我的英语口语也流畅了不少。谈话间我发现我们的生日居然是同一天。人生有的时候真的是很奇妙啊。

虽然这次见面时间非常短暂,但我们约好了下次在新西兰见。

希望下次我能对你说:

Hello,Greg!Hello!New Zealand!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胡燕



上一篇:我心中的新西兰征文|《在罗托鲁瓦中餐馆的屏风上》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