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10月14日讯 记者 林永俊 剪辑向莹 通讯员 张静  中铁大桥局供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60年前,万里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彼时,举全国之力而建的这座大桥,成为新中国建设成就的重要标志。

明日,开创了中国桥梁事业先河的武汉长江大桥迎来通车60周年。被誉为“桥坚强”的它,成为了见证中国桥梁技术发展的缩影。

60年砥砺奋进,筚路蓝缕。

以中国大桥局等为代表的“武汉建桥国家队”,让一座座“武汉造”桥梁,跨越江河湖海、深山峡谷,走向世界,成为中国亮丽的“新名片”。

长江大桥仍值“壮年”

明日,武汉长江大桥迎来建成通车60周年。

60年岁月沧桑,武汉长江大桥巍然屹立,风采依旧,是武汉最知名的地标。

回溯往事。修建一座长江大桥一直是多少代人的梦想:晚晴时,湖广总督张之洞最早提出在汉建长江大桥的设想;孙中山先生在《治国方略》中也有这一规划,但最终搁浅。

1955年9月,新中国成立初期,武汉长江大桥动工,1957年10月15日正式通车,武汉三镇连一体,南北大动脉京广铁路被打通。彼时,全城沸腾,举国欢庆。

作为我国建造的首座公铁两用横跨长江的钢梁桥,武汉长江大桥上层是公路桥,下层是双线铁路桥,桥身共8墩9孔。从建成通车至今,这座大桥虽历经7次较大洪水、77次轮船撞击,但仍十分健康,被人们赞誉为“桥坚强”。

目前,武汉长江大桥每天通过火车300列左右,桥上日均来往汽车10万多辆。今年4月发布的武汉长江大桥“体检报告”显示:目前全桥无变位下沉,桥墩可承受6万吨压力、可抵御10万立方米流量和5米流速的洪水、可抗8级以下地震和强力冲撞,24805吨钢梁和8个桥墩无裂纹、无弯曲变形,百万颗铆钉未发现松动,全桥无重大病害。

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相关负责人表示,武汉长江大桥设计寿命是100年。如今,虽然已过去60年,但它仍处于“壮年”。

全国七成桥梁“武汉造”

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主要成就,武汉长江大桥图案入选1962年4月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成为新中国建设的重要标志。

“这座桥梁也是新中国桥梁事业的摇篮。”年过八旬、曾任武汉长江大桥施工组织设计小组组长的赵煜澄老人说,修建大桥时,大家拼命向前苏联专家“学手艺”。大桥通车后,中国结束了不能修建深水基础和大跨度桥梁的历史,更为重要的是培育了一支技术成熟、作风过硬、勇于创新的建桥大军。

如今,行走在长江武汉段,跨江大桥林立。据统计,长江武汉段共有11座长江大桥,其中8座已通车,另外3座正在建设中。这11座跨江桥梁,均是“武汉造”。

60多年来,中铁大桥局、中交二航局、铁四院、武钢等组成“武汉建桥军团”,形成从设计、施工、钢材、制梁、机械、监理等全系列建桥产业链。

有数据显示,迄今为止,长江上建造的所有大桥,国内所有的跨海大桥,众多穿过山涧的铁路大型、特大型桥梁,都有武汉建设者的身影,全国七成以上的桥梁都是“武汉造”。

“一带一路”上的中国名片

世界建桥看中国,中国建桥看武汉。

中铁大桥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仅他们一家企业,就在国内外设计建造了2000余座大桥,累计长达2000多公里,相当于北京往返上海的距离。

由内河走向海洋,由国内走向世界,武汉建桥企业早已把目光投向世界。

在南亚孟加拉,全长近10公里的帕德玛大桥建设现场,中铁大桥局建设者施工正酣。这座结束当地靠轮渡过河历史的“梦想之桥”,也是我国海外桥梁项目的最大订单。

在非洲摩洛哥,拉巴特布里格里格河谷斜拉桥已通车。这座由武汉企业建设的非洲大陆上的首座斜拉桥,在世界上的同类斜拉桥中,柔度、跨度均为世界第一。

一座座造型各异、跨度不一的“中国桥”,成为“一带一路”上的中国新名片。

“如今,中国建桥水平是世界级的。”中铁大桥局海外分公司高级顾问周一桥说,按中国标准建设的“中国桥”早已遍布亚洲、非洲等大洲。

武汉长江大桥建设者:

“严苛标准,建成不朽桥梁”

2011年6月6日,一艘下行的万吨空油轮撞上武汉长江大桥桥墩。这是该桥被撞最狠的一次,但它依旧毫发无损。

60年过去了,历经77次撞击,武汉长江大桥依旧坚固如初。

缘何如此?对此,记者采访了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者,从中可得到一些答案。

设计以极端环境为标准

年近九旬的老人赵煜澄谈起武汉长江大桥,仍激动不已。退休前,他是中铁大桥局副总工程师。

上世纪50年代,在铁道部设计局工作的赵煜澄南调武汉,担任武汉长江大桥施工组织设计小组组长。他说,一座桥梁质量如何,设计和施工是两大关键,设计是前提。

据介绍,当时,武汉长江大桥设计有足够安全储备,当年的设计以极端环境为标准:假设两列双机牵引火车,以最快速度同向开到桥中央,同步紧急刹车;同一时刻,公路桥满载汽车,以最快速度行驶,也来个紧急刹车;同一时刻,长江刮起最大风暴、武汉发生地震、江中300吨水平冲力撞到桥墩上,武汉长江大桥仍具有足够的承受力。

每一个铆钉都货真价实

桥墩施工时,前苏联专家摒弃采用了100多年的“气压沉箱法”,创新提出了管柱钻孔法,即像给人栽牙齿样,10多根柱子栽到江底下,让它牢固地“长”岩石上,再打水下混凝土形成桥墩。这一方法成功后,在全国得到推广。

据悉,当年建设大桥时,所有建筑材料都有严格的甄选标准:选材来自外省工艺较好的地方;水泥选取至少是500号以上的标准,强度大,而当时普通建筑均为300号左右;砂石会先运回工地试用观察,合格后再做采购;工人一定要用小锤子敲击钢梁上每一颗铆钉,总数达好几万颗,前苏联专家还会对此进行抽检。

一个细节可看出施工的严苛。赵煜澄说,铆钉是连接架设桥体钢构的关键。大桥钢梁拼装两个月后,发现有的铆钉不能全部填满眼孔,有松动。测试发现,铆钉与孔之间有1毫米缝隙。随后,先期铆合的1万多个铆钉全部弃用,4个月后采用新的铆钉完全填满眼孔,间隙小于0.4毫米,且试验结果高出国家指标5%。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场站门前大坑挡路,上百辆公交车“回家”不便
下一篇:太阳下周四见!雨水连绵太阳稀客,多地日照史上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