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10月13日讯(记者陈媛 通讯员王琛 薛源)13日,在武汉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34岁的周玉生听医生说,8岁的小女儿兰兰已经有了好转,心里终于好受点了。

女孩不幸踩中马蜂窝被蜇

10月5日上午八点,家住蕲春县陈坳村的兰兰和哥哥、姐姐跟着妈妈去村里的小商店买零食。刚走出家门没多久,孩子们哇的一声叫起来,原来是兰兰不小心踩中了路上的一个马蜂窝。瞬间,马蜂飞舞,胡乱地蜇人。

哥哥姐姐年龄大跑得快,只被蜇了一两口,而兰兰却被马蜂“围攻”了。

家人赶紧把孩子们送到村里的诊所打针,兰兰喊说要尿尿,医生发现兰兰的尿是红色,建议赶紧将孩子送到医院去。镇上的卫生院建议将兰兰送到县医院,经检查,在兰兰的眼睛、头部、背部、腿上、胸前等多处地方发现了被蜇的痕迹,共12个包。县医院赶紧联系武汉的医院,将兰兰转诊。

“爸爸,我痒。”兰兰不停地挠着背部的皮肤,挠破了一层皮还不肯停手。周玉生死死地扣住兰兰的手,“兰兰,你怎么样?疼不疼?”“爸爸,我腿有点发麻,你给我捏捏吧。捏捏我就不疼了。”10月6日,凌晨1点钟,兰兰被紧急送往武汉儿童医院。

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戚畅介绍,当时兰兰被送来时已经出现意识障碍,因动物毒素入侵脑部神经,表现的很烦躁,而且兰兰还出现了闭尿、全身发肿、肾脏衰竭和肝衰竭,必须马上抢救。

据戚畅医生介绍,从6日至9日,兰兰每天都是昏迷状态,血液透析、血浆置换和血液灌流轮流进行,一刻也未停。截至9日,已对兰兰进行了4轮血液透析、3轮血浆置换和血液灌流,每天要用掉1000毫升的血浆。尽管经过几轮透析,兰兰的尿色由酱油色变浅了一些,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10日,兰兰的意识有短暂清醒,“我想爸爸,我要找爸爸。”虚弱的她还想要拔除身上的管子,不肯配合治疗。护士见状,不停劝慰她,让她通过探视系统与爸爸通话,挂断电话后,兰兰哭了很久。

11日,兰兰从ICU病房被推出来做CT检查,短暂地与爸爸见了一面。“等你病好后,爸爸给你买新衣服和鞋子,你一定要好好配合治疗。”周玉生握着兰兰的手说。

周玉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妻子有轻微弱智,他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3个儿女、赡养一个老母亲。得知兰兰的情况后,11日,陈坳村小学的全校师生将5000多元的善款送到周爸爸手中。

哥哥姐姐盼着妹妹早日回家

“爸爸,妹妹好些了吗?什么时候能回家?”电话里,远在蕲春老家的一双儿女每天都要和爸爸通话,询问妹妹的情况。

“妹妹好些了,你们在家要听话,不要乱跑。”今天,周玉生在电话里安抚着2个儿女。不知病房里的小女儿病情如何,有没有很疼,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尽管隔着厚重的房门,周玉生时不时朝里张望一下,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但这样使他心里舒服一点。

目前,经过几轮治疗,兰兰的肝功能比入院时有所好转,黄疸也有明显消退,但肾功能尚未恢复,需要继续在ICU里进行治疗。

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张芙蓉主任表示,将对兰兰继续采取血液净化的治疗方案,直到脱离生命危险。

张芙蓉主任介绍,秋季正是马蜂最活跃的季节,武汉儿童医院每年都要救治上10名被马蜂蜇伤的患儿,今年自8月份以来,武汉儿童医院已收治4例被马蜂蜇伤的患儿,但情况均没有兰兰这么严重。“因马蜂本身蛰针带有很强的毒性,且个头大,携带毒液多,一旦有人被蜇伤就会造成全身多器官损害,其中包括凝血反应、心肌损伤、肝肾损伤,此外还会损害骨骼肌,严重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凝血功能失常,甚至休克死亡。”

专家指出,马蜂蜇人时,排出的毒液含有神经性或血液性毒素,对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有显著影响。另外,毒液进入人体或动物体内后,会引起肝、肾、心脏等器官功能衰竭,严重的可引发休克或身亡。与蜜蜂不同,马蜂的蜇针细长且没有倒钩,蜇人后蜇针容易拔出。因此,不慎遇到马蜂蜇伤时,赶紧用针或镊子挑出蜇针,用食醋或硼酸溶液冲洗伤口,用毛巾包上冰块湿敷伤处,可暂时缓解疼痛。切不可用手拔或挤压,以免蜇针剩余毒素进入体内。马蜂毒液呈碱性,拔出蜇针后,也不可用碘酒或红药水涂抹,以免加重肿痛。如果被马蜂蜇伤多个部位,随后出现头晕、胸闷、呼吸困难、手脚麻木等症状,说明体内毒液太多,伤情严重,可能出现急性肾衰竭,得尽快送医急救,输液、排毒、做血液透析。

专家提醒,如到野外秋游,最好别穿颜色艳丽的衣服,也别用模仿天然花香的化妆品、香水,避免被当成蜜源;扎营前,可在宿营地撒些生石灰粉,再用烟熏一下四周,驱赶马蜂;在山林、花丛等阴凉潮湿的“筑巢胜地”周边,最好先观察,看到蜂巢就绕行。如果遇袭,应迅速用衣物遮挡头、颈和四肢,就地卧倒,缓慢爬行离开。千万别反击,也别掉头就跑,以免招致更猛烈的袭击。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胡燕



上一篇:【视频】酒精探测仪闪起红光,司机吓得大喊:刚吃了蛋黄派!还没吃饭!
下一篇:【视频】感动!越剧名家吴凤花来汉演出,谈及曾在武汉演出重伤受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