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 李辉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朱泽 通讯员何长青 全凡华)9日8时许,当我省江河水情报表实时数据显示,汉江流域沙洋段水位低于警戒水位0.01米时,荆门市沙洋县城区(围堰)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吴传斌稍稍松了口气。

汉江沙洋段汛情,江边不少建筑没入水中

10月6日上午,汉江沙洋段已超警戒水位。面对严峻的防汛形势,沙洋县迅速启动Ⅲ级应急响应,组织3000多名干部群众日夜奋力迎战汉江秋汛,确保流域祥和安宁。

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前日至昨日,楚天都市报两路记者分赴荆门、襄阳和天门、潜江等地,直击汉江流域沿线市县抗击秋汛一线。

在潜江,党员干部放弃休假值守大堤,三天三夜巡查排险几乎不敢合眼。

在天门,多宝千名群众被洪水围困,舟桥团连续奋战两昼夜将他们转移安置。

汉江沙洋段汛情,没入水中的农田

在荆门,为守护109位转移安置的居民,沙洋县沙洋镇副镇长周军琴连续两晚在走廊上打地铺,半夜起来照顾老年人。

在襄阳,年近花甲的宜城市堤防管理处老干部曾宪忠穿上胶靴,带上手电,不分昼夜,带领突击队员来回巡查。3日中午,他在泥泞的堤坝上巡查时摔了一跤,6根肋骨断裂

……

在沿线市县党员群众不分昼夜的抗击下,此次秋汛洪峰平稳过境。

汛情航拍,左边为沙洋县,远处为沙洋汉江特大桥

截至昨日8时,汉江中下游干流除汉川站水位上涨0.15米外,其余各站均有所回落。天门岳口站以上江段全部退出警戒水位,部分已退出设防水位。岳口站以下江段各站,虽然仍处于超警戒水位,但也处在退水阶段。


【动态】

洪峰平稳过境 水位逐渐回落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潘锡珩)随着汉江中上游降雨间歇,昨日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昨日8时,汉江中下游干流除汉川站水位上涨0.15米外,其余各站均有所回落。天门岳口站以上江段全部退出警戒水位,部分已退出设防水位。岳口站以下江段各站,虽然仍处于超警戒水位,但也处在退水阶段。

湖北省江河水情报表显示,截至9日8时,宜城、皇庄、沙洋三个站点水位都较前一天回落了0.3米以上,岳口、仙桃站比昨天回落0.15米左右。

楚天都市报记者从省防汛抗旱指挥部防汛会商会上了解到,从昨天到今天,汉江洪峰将逐步过境武汉,因而武汉江段的水位不会出现明显降落,将维持目前的水位。专家表示,由于汉江下游江面较为平缓,洪峰过境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并没有明显的洪峰通过的标志。大约一两天后,水位将出现明显回落,标志着洪峰顺利过境。

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副总工程师江炎生介绍,虽然处于退水阶段,洪水形势趋缓,由于江水浸泡时间较长,中游的天门、潜江等地的堤防也出现了一些轻微的管涌险情,经过及时发现、及时处理,不会出现大的安全风险。

根据气象预报,今明两天,汉江流域还有一轮明显降雨过程,其中丹江口以上的汉江上游,预报降雨量为60-80毫米,中游预报降雨量为30-50毫米。11日以后,雨势减弱。江炎生分析,届时汉江水位将比现在有所回涨,但由于本轮降雨比前期降雨少了很多,因此汉江水位不会超过前期的水位。

江炎生介绍,为了腾库容迎接8日-11日的新一轮降雨,丹江口水库目前仍在持续泄洪,出库流量大于入库流量,水位持续降落。目前,丹江口水库出库流量维持在7000立方米每秒左右,区间降雨量30-50毫米比此前降雨量也小了很多,因此接下来中下游的防洪形势比上一轮洪水过程会缓和很多,后期的防汛形势也趋于好转。


【现场】

本报记者随消防官兵回探受灾村落

村民淡看洪水涨落 安置点生活有保障

楚天都市报记者贺俊 通讯员张玲 杨会

几天前,潜江市王场镇吕垸村一组就成了一片泽国。

昨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跟随潜江消防中队的官兵,乘坐冲锋舟来到村里后发现,自从前一天汉江最大洪峰过境后,水位开始缓慢回落,就有村民回家查看,而安置点内的基本生活也得到了有力保障。

尽管大水淹到了家门口,这些常年生活在汉江边的人们生活照旧,也已习惯了秋汛的起落。

安置点临时搭建的宿舍

翻晒粮食和希望

吕垸村一组的通村公路早已被洪水淹没了,原本葱郁的村庄已经被水淹没,水面上到处漂着杂草和树枝,冲锋舟一阵疾行后拐过几片防护林,露出了一排房屋,这里有67户村民,168人被洪水围困,是潜江受灾较重的地方之一。

柿子压满枝的门前,60岁的村民吕仁民正在家门口翻晒玉米,平台下不远处就是洪水。“听说今天有太阳,我们抓紧回来晒晒。”6日早上,他就开始抢收粮食,种下的5亩多旱稻要过半个月才成熟只能放弃,抢回的是玉米、芝麻、花生等作物。前几天天阴,玉米眼看被捂出了酒味,他回来抢着晒一晒。这些都是生活的希望,他还不死心割了些旱稻回来。“至少可以喂鸡。”

5日接到汛情预警后,吕仁民就赶紧把家里的拖拉机等重要财物转移出去了,如今车库已被淹没,只露出黑色的瓦屋顶。由于地势略高,他家旁边的几户房屋都没有漫到屋里,村民吕孝达等人仍在家中坚守。“有事村里会来安排出去,现在还好,在家里安心些。”

灾民领取午饭

不知愁的孩子欢乐依旧

吕垸村一组旁边的大堤下,就是转移村民的安置点。

潜江消防中队的官兵们转移安置了10多户村民,有些人选择投亲靠友,有些人选择在安置点等待回家。

几天前,吕仁民的老伴熊欢喜就带着两个孙子住到了安置点。这里有9顶挨在一起的蓝色帐篷,篷外晾晒着旗帜般的衣物,有大人的也有孩童的,看起来生活照常在继续。帐篷内不仅有村民带出来的简易床具,还有煤气灶等锅碗瓢盆,旁边就是高石碑镇,用电可以得到保证。

“今天周一,两个孙子都要上学。”熊欢喜说,从安置点到孩子上学的地方很方便,骑电动车只要十多分钟。大孙子吕子云今年9岁,2013年也见过一次汉江的大水,对每天上下学要靠船接送印象深刻,面对今年的洪水已经变得淡然。

小孙子吕宏远只有2岁半,对于洪水没有太大感觉,只是对挨着住的帐篷感兴趣。十一假期期间,孩子们就在这些帐篷间捉迷藏疯玩,丝毫没有受到洪水的影响。

更多地时候,村民们爱在大堤上计算正在下落的水位,盼望消退后能早点回家,听说过两天可能有降雨,也只是笑笑:“那就在安置点多住几天,安全最重要。”


三万人不分昼夜上堤值守

党员干部三天三夜不敢合眼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朱泽 贺俊 通讯员何长青 全凡华 邓菊红 张玲)汛情就是命令。

7日8时,全省超设防堤段长1400公里,其中汉江1136公里、东荆河264公里;超警戒水位堤段长641公里,其中汉江512公里、东荆河129公里。高峰时上堤防守人员共28190人。

10月6日下午3时,襄阳蛮河郑集镇王岗村的岛口闸闸门破损,洪水向堤内倒灌。倒灌洪水与内涝雨水叠加,将导致附近两个村5000余亩的农作物受淹,情况十分危急。由宜城市公安干警、消防官兵、城管队员、供电工人、郑集镇的干群300多人临时组成的党员干部突击队奋战抢险。当晚11时10分,破损闸门被成功堵住,次日4时30分,蛮河河水倒灌口被彻底封堵。

10月6日上午,汉江沙洋段已超警戒水位。面对严峻的防汛形势,沙洋县迅速启动Ⅲ级应急响应,组织3000多名干部群众奋力迎战汉江秋汛。

军民在堤上抢险

8日晚8时30分,楚天都市报记者在荆门市沙洋县围堰堤坝上看到,指挥部就设在堤坝上,指挥者吴传斌和副指挥长陈卫国都在值守,沙洋县56个单位210名工作人员在堤上不间断地巡查着,直到天泛白、接班的人员到位,大家才能安心地喝口水吃口饭。

10月8日晚9时,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潜江市王场镇黄湾村,积玉口镇党委书记刘平、女镇长杨慧丽等干部正带人在堤上巡查,大家沿着内堤的斜坡一字排开,拿着手电筒小心地在查看草丛,是否有流动的水的痕迹。前一天下午3点,他们曾在这里发现过散浸,杨慧丽赶紧带着人去堵,40多个人抢了两三个小时,在散浸的地方旁边开沟疏走了水,面积达300平方米。

“我已经在这里超过72小时了,困了就在堤上的帐篷里眯一会,总是不敢完全合眼。”杨慧丽告诉记者,大家都克服了很多困难守在这里,像荆河村村支书徐远涛连家里的17亩地都顾不上收割。


女镇长走廊上连打两晚地铺

悉心照顾临时安置点居民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朱泽 贺俊 通讯员何长青 全凡华 邓菊红)“社区和镇上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住在这里挺安心。”

昨日中午11时30分许,在原沙洋汉江职高临时安置点,工作人员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到82岁的沙洋镇云龙社区居民周婆婆面前,她一边吃饭一边与记者谈心。

周婆婆介绍,5日晚,家门口的汉江水位快速上升,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来帮助她转移。她行动不便,工作人员搀扶着将其转移到临时安置点。渴了、饿了喊一声,就有工作人员端茶送水;想上厕所了,也有工作人员来搀扶她去。

“他们照顾得很周到,忙前忙后,有时候我们看得都心疼。”45岁的居民李涛告诉记者,他连续两个晚上都看到有工作人员在走廊上打地铺,很是感动。

沙洋镇副书记冯松林和副镇长周军琴是临时安置点的负责人。周军琴告诉记者,临时安置点高峰时安置了近120人,因铺位有限,6日和7日晚,她和另外4名工作人员就在走廊上打地铺休息。

“蚊子太多了,点了蚊香,刚开始还有效,后半夜就不行了,总是被咬醒。”周军琴笑着说。实际上,就算不打地铺,工作人员们也没办法睡个安稳觉。

每天晚上10时,他们要对安置点的居民进行清铺,确保居民安全。住在安置点的老弱病残居多,他们有需求,半夜还要起来照顾他们。

据沙洋镇党委副书记冯松林介绍,针对安置点老人偏多的情况,临时安置点工作人员特地在做饭的时候,准备了一些青菜稀饭,并随时开水供应。县中医院派驻医护人员,义务为老人们开展健康检查。同时,还放映影片,以丰富临时居住点人员的娱乐生活。


险!高石碑船闸现涌水

120名民兵抢险近8小时后围堰合龙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 贺俊 通讯员刘毅)“船闸出水处下游500米左右的堤旁发现了一处管涌!”8日早上6时左右,潜江高石碑镇汉江防汛指挥部的巡堤人员向上汇报后,一出“船闸排险记”迅速在这里展开,直至昨日凌晨。

听到发现了管涌,高石碑镇镇长刘腾辉的心咯噔一跳。7日上午, 高石碑船闸下闸首右侧的墙角边也曾发现了一处管涌,防汛人员运来沙袋做了个“围井反压”才控制住局面。

这一次发现的管涌并不在船闸建筑内,而是在兴隆水利枢纽下游的大堤背水面。“这各地理位置比较敏感,最坏可能导致垮塌和决口,影响引江济汉大堤的安全。”刘腾辉赶到现场后发现,发现管涌的地方大概有水杯口那么大,水还是清澈的,但是有水的地方正在逐渐变大。

军民在堤上抢险

危险!当地迅速启动看了应急预案,沿线堤防不仅被立刻安排加强巡逻,附近几个村的100多名干部群众迅速集合到这里,挖掘机、沙袋、石子、土方等被陆续调集过来。

管涌不能堵,否则水还在下面侵蚀大堤,只能引流疏浚。经过水利专家的研究,防汛人员们决定在这里打一个围水垱,把管涌的地方围起来,让这里的堤面与大堤平行,形成一个反压力,保证大堤安全。

现场气氛紧张,早上9时,潜江市市委书记黄剑雄、市长龚定荣和副书记舒敏就赶到了现场靠前指挥。这不是一个小工程!根据潜江市防汛指挥部的请求,潜江市人武部迅速通知120名民兵应急分队骨干,下午2时,政委张永平带队赶到险情点,立刻开始投入战斗。

一个个沙袋被运送到管涌处围起来,大伙儿劲头十足,有人索性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搬运沙土袋。所有机械几乎没有停歇的运转,直到晚上9点半,一个高7米的半圆形围堰才顺利合龙。

“围堰非常结实,累计搬运土方就有3万方。”尽管机械慢慢停了下来,现场还有人在忙着加固查,黄剑雄等市领导一直在大堤上关注险情的排除情况,直到凌晨5时,所有人的脸上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视频】武汉46岁交警连续加班突发重疾去世,20多年从未请过病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