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9月22日讯(记者余皓 通讯员陈汉君 贺玲)来自仙桃的农民工袁师傅,在汉打工期间受伤。老板与他签订所谓的“生死协议”,并将他赶出公司宿舍。楚天都市报公益律师几经周折,今日终于帮袁师傅拿到5万元工伤赔偿金,袁师傅喜极而泣。

农民工打工受伤拄拐求助

袁师傅现年47岁。2011年4月,他经人介绍到武汉一家电器公司做喷塑工,经常加班加点。长期喷塑油漆让他经常咳嗽不止。天气炎热时,老板为了节约粉尘原料,不允许开电扇。袁师傅和10余名工友挤在一间10余平方的公司宿舍,打工及生活条件异常艰苦。

2015年4月的一天,袁师傅被安排到叉车上装载货物,叉车突然发生故障,导致原本站在叉车起重杆上的他,随着起重杆一起从高处掉落到地面,致使其脚后跟受伤,后被送到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系脚踝骨折。

后公司以报销医药费为由,收走全部病例资料,还哄骗袁师傅回家休息,且工资照常发放,前提是要办理相关手续。随后,在老板的操作下,公司让袁师傅在一些文件上匆忙地签字画押。

半年后,袁师傅发现脚踝不见好转,公司对其又不闻不问,遂从老家赶到武汉打听情况。不料,公司相关负责人称鉴于他的身体状况,已不能胜任工作,公司早与其解除了劳动关系。随后,就将袁师傅赶出公司宿舍。

2016年5月,在汉举目无亲的袁师傅,拄着拐杖,含泪来到本报向记者求助。经记者引荐至武汉市民之家法律援助工作站,本报楚天公益律师团成员、该工作站公益律师吴源源热情接待了袁师傅,并当场为其办理了法律援助手续,免费为其打官司。

公益律师帮他追回5万元

在吴律师的帮助下,袁师傅先将工伤认定及劳动能力鉴定确定下来。吴律师又火速将袁师傅所在公司告上武汉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在仲裁庭审理当中,该公司代理人拿出当初蒙蔽袁师傅签订的“生死协议”,协议约定了公司已赔付给袁师傅1.6万元工伤赔偿款,并分6次支付了该款项,双方不再有任何劳动或工伤纠纷。

袁师傅才恍然大悟,当初公司要其回家休息并每月领取工资,就是协议上的赔偿款,所谓与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就是签订该“生死协议”,黑心老板目的就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

吴律师当庭反驳,该协议是在袁师傅工伤伤情和损害结果尚未确定时所签,且明显低于实际赔偿标准,该工伤赔偿协议在法律上没有约束力,仲裁委采纳了吴律师的观点,裁决该公司向袁师傅支付工伤赔偿金共计6万元。

该公司不服向一审法院起诉,法院审理后认为该“生死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虽然显失公平,但在撤销之前对双方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一审判决该公司不向袁师傅支付任何赔偿。

拿到一审判决书后,袁师傅哭着对公益律师吴源源说,他为了这个案子坚持了许久,现在真的想放弃了。吴律师一边劝慰,一边鼓励他振作起来,后拟好上诉状,上诉至武汉中院。庭审前后,吴律师多次与主审法官、公司代理人沟通,“袁师傅的腿伤若得不到及时救治,下半辈子他可能就要做残疾人了。公司哪怕支付一部分费用,用于袁师傅治疗,这个案子就已经非常圆满了。”。

今日,经主审法官调解,该公司与袁师傅达成和解协议。当天,该公司一次性向袁师傅支付5万元工伤赔偿款,案结事了。袁师傅在拿到赔款后,拉着公益律师吴源源的手喜极而泣:“真是太感谢楚天都市报和公益律师为我讨回了公道……”。

今起,贫弱市民可在每周一至周六期间,前往武汉市民之家法律援助工作站(北二门43号窗口),申请法律援助。

责任编辑:陈曙光



相关搜索:公益律师 黑心老板 生死协议 农民工 受伤 赔偿金

上一篇:一场温馨联欢会,本周末温暖百名留守儿童!
下一篇:轿车没有碰撞刮痕,电动车主倒地颅脑受伤,离奇车祸谁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