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完了,乐观面对我的生活,飞了。”用手机录制这段话的时候,29岁的尹艳磊正绝望地飞在几百米高空。尹艳磊是中国北方边陲小镇吉林省汪清县的一名农民,事发三四天前,他刚刚花费两万多元网购了一个氢气球,用来在自家承包的山上打松塔,没想到使用不当发生了意外。

一阵大风 氢气球越飞越高

事发当天,尹艳磊正和自己的大哥坐在氢气球下部的吊筐里,母亲和一名帮手各拽一根绳子将氢气球放至松树顶尖的位置,准备打松塔。

由于缺乏经验,母亲和帮手没有迅速把绳子绑在树上,而是一直握在手里。一阵大风,帮手手里的绳子没拽住,松了手,而牢牢拽住绳子的母亲却被气球一同带了起来,到了一定高度,母亲也松了手,落地后大腿被摔骨折。

尹艳磊说,当时一看气球飘起来了,他和大哥急忙往下跳,大哥一下子就跳下去了,而自己跳的过程中被腰上事先绑好的安全绳给拽了回来,悬在筐外,无奈之下又顺着一米多的安全绳爬回筐内。往下一看,尹艳磊被吓了一跳,迅速起飞的气球已经飞的很高了,失去了跳离的最佳时机。眼看着气球顺着风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尹艳磊吓坏了。回过神来的尹艳磊想起自己带了手机,赶快拿出来准备求救,结果手机却没有信号。

一阵绝望 空中最后的告白

“绝望啊,真是太绝望了。”尹艳磊说,“旁边是白云,底下是森林,那景色老美了,但是我哪有心情看啊,谁知道气球要把我带哪儿去啊。”

由于汪清县位置在中朝俄边境,尹艳磊当时最害怕的就是飞出祖国。慢慢,尹艳磊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他掏出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完了,乐观面对我的生活,飞了。”

尹艳磊告诉记者,现在看着觉得挺搞笑的,但是当时心情老复杂了。当时想的都是家人,老妈、妻子、大女儿、还有妻子肚里没出生的二宝。想着如果自己真的就这么飞走了,以后这些孤儿寡母该如何生活……也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手机忽然连接上了信号。第一个电话是妻子打来的,“我媳妇一直哭,她劝我不要乱跳,一定要等着人来救我,说已经报警了,还可能调配直升机,一定有办法救我。我也一直哭,当时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我觉得我太对不起我媳妇了。”尹艳磊说。

当天恰巧是中国传统的“七夕节”,他便在电话里对老婆做了“最后的告白”——“老婆我爱你,如果我还能活着,我一定与你长相厮守。如果我出了意外,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一块铁皮 在气球上划仨口

在此之前,尹艳磊的妻子高雪莲已经第一时间将情况报告给了当地警方。接警的汪清县公安局民警叶震宇告诉记者,当时听到这个报警求救电话,还以为是恶作剧的。“派出所也没有接到过这种电话,就觉得挺离奇、挺奇怪的,我说你别开玩笑,到底真的假的。”叶震宇说。

确定情况后,他们意识到情况紧急,首先把当天的风向和风力确定下来,判断气球飞行方向,再用技术手段定位尹艳磊随身携带的手机。信号时断时续,有一段时间公安局监测到他手机定位在东南方向的复兴镇附近,距离起飞地点鸡冠乡的直线距离大约50公里,公路距离100多公里。

警方又联系了氢气球生产厂家,详细了解了如何放气降落,又打电话告诉了尹艳磊。随后派出了40余人和7辆车,往复兴镇和周边村屯赶。有了办法的尹艳磊开始寻找能划破氢气球的工具。整个筐里没有任何工具,只有筐壁上有一圈铁皮,于是他使劲用手往下掰铁皮,一两分钟后他竟然掰下来一块铁皮,尹艳磊说,当时他是拼了命了,掰下铁皮后,他就在气球上划口子,一共划了三个。

一场惊吓 再买气球打松塔

“划完口子之后,气球也没降低,一直顺风飘。”尹艳磊心里特别没有底,一直紧张地等待气球降落。过了很长时间,气球终于慢慢地开始降落,接近一棵大树时,他看准时机跳到了树上,成功回到了地面,全身只受到一点刮伤。随后,被赶来的警察救走。此时,他已飞行两个多小时,距离起飞地点50多公里。

记者了解到,乘氢气球采松塔是近几年中国北方林区农民新兴的作业方式,取代了过去靠人爬树打松塔。从小在林区长大的尹艳磊一家都是靠打松塔卖松籽为生。尹艳磊的妻子高雪莲告诉记者,以前,丈夫都是自己爬树打松塔,松树很高,如果不慎掉下来很危险,而且爬树的鞋子上面带钉子,对树木会造成伤害。

“松塔没打成,我倒是乘坐豪华气球在天上飞了一圈。”尹艳磊调侃道。虽然惊吓一场,但尹艳磊决定“在哪里飞走就要在哪里飞回来”,他又找厂家定了一个氢气球,前天已经邮到。昨天早6点,尹艳磊就开着自家四轮车上山打松塔去了。“这次我打算先跟别人家学学经验,一定做好安全措施。”尹艳磊说。

来源:北京晨报

责任编辑:常怡



相关搜索:松塔 氢气球 气球

上一篇:男子10分钟收百余验证码,疑遭“轰炸软件”攻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