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欢迎失散27年的宝贝回家!”9月1日19时,房县城关镇桃园村委会门前的马路上人头攒动,村民们打着横幅,排成长长的队伍,迎接被公安干警从河南查找到并接回的小伙儿童雪和宴涛涛。喜庆的威风锣鼓喧天响,震耳欲聋的五彩焰火让天空格外绚烂。

“他就是你们的小雪。”“这个是你们的涛涛。”带队赴河南打拐专案小组组长、房县公安局副局长谭群将刚刚从车上走下来的两个年轻人分别带到等候多时的房县城关镇居民童再羊和桃园村村民宴秀华夫妇面前。

“我的儿呀,这么多年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哇......”两对母子抱头痛哭,现场的亲人们哭成一团。

27年前的不幸分离,27年间的日夜思念和苦苦寻找,此时都化作了肆意流淌的泪水,也让现场无数人为之落泪。

两个男童先后失踪

虽然过去了27年,但年近60的杨凤珍仍清楚地记得儿子被拐走的情形——一九九零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上午,她和丈夫下地做活,把两岁多的儿子涛涛寄在他幺爷家。9点多的时候,幺爷急匆匆地跑来说,涛涛不见了!

涛涛是他的命根子!她和丈夫宴秀华白天夜晚几乎是疯狂地掏尽了村里近百户村民的厕所,找遍了附近所有的水塘、河沟。她坚定地认为孩子要么溺水了,要么是被村里有矛盾的人给害了。

3个月之后的农历六月十六日下午8时许,在房县城关镇开缝纫店的童再羊正和妻子精心为客户制作衣服,他们3岁的女儿拉着刚刚学会走路的一岁两个月的儿子小雪在店铺外玩,十几分钟后,女儿哭着回家说,“弟弟被人抱走了”。童再羊把女儿托给朋友照料后,立即和妻子在县城寻找。整整一夜,依然没找到儿子。

查找无望之后,两家人都选择了向警方求助,房县公安局及时受理并展开侦查工作。

寻儿的脚步一刻都没停

涛涛失踪时,杨凤珍39岁,已经做了绝育手术。为了找儿子,他们年复一年把养的生猪、生产的粮食卖了,用于四处寻找儿子的路费。有一次,听说河南邓州市有户人家收养了一个男孩,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领着他们去核实,结果却大失所望。 这么多年来,找到儿子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和生活的最大愿望。“这辈子找不到儿子我们死都不暝目。”

同样是失去儿子的母亲,童再羊的妻子王爱娥精神几乎崩溃。为了找到儿子,童再羊时刻关注报纸、电视、广播,甚至到街头巷尾四处打听关于被拐孩子的消息,他几十次到河南、河北、四川等省市寻找儿子的下落。有一次在郑州找了近40天,吃最便宜的饭,住最廉价的店,花光了所有的钱后,几乎是靠乞讨回到了老家天门市,在众亲友的资助下,返回到房县继续自己的生意。就这样,挣了钱外出找儿子,钱花完了再回家挣。

“儿子失踪后,我没有一天不想他的。”杨凤珍经常在梦中哭喊儿子到惊醒。2016年春节,一个20多岁的福建小伙子到他家玩,杨凤珍坚称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儿子,并执意让其抽血做DNA亲子鉴定后才死心。

为了找到失踪的儿子,1991年,童再羊婉拒了朋友动员他去深圳发展的机会,打消了回天门老家的念头,一直坚守在房县,并且把自己做生意的店铺转到了房县县城人流量最大、距长途客运站不足百米的地方。“有时间我就站在车站门口观望,有机会我就会把儿子失踪的事告诉别人,总希望有一天能遇到自己的儿子,希望儿子长大知道自己的身世后能到房县找我们方便些。”

姐姐求助央视“等着我”

“弟弟是从我手里被人贩子拐走的,我要替爸妈找到他。”随着年龄的长大,小雪的姐姐小俊对失去弟弟一事一直很自责。初中以后每个寒、暑假,她都会采取各种方式查找弟弟的下落。

一次看电影时发现演员释小龙长得特别像小时候的小雪,而且年龄也差不多,小俊天真地认为:释小龙就是被人贩子拐走后遗弃在少林寺的弟弟小雪。为此,她数次突发异想,要找到释小龙抽血验亲,并多次到少林寺打听弟弟的下落。

2014年夏天,完成学业走出社会的小俊瞒着父母,只身一人到了北京,求助央视“等着我”节目组,但她提供的信息却少之又少。虽然求助的愿望没能实现,但在交流中,工作人员告诉她了一些办法。回家后,小俊在“宝贝回家”网上登记了弟弟小雪的信息,同时自己也申请成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期间,她多次参与帮助宝贝回家活动,希望用自己的行动帮他人找亲人,也寄希望全国的志愿者提供信息。

警方查案锲而不舍

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戢太美当年是房县公安局“打拐办”成员,几次赴外地调查过小雪被拐卖的案件,但一直未果,十几年前因工作调动将案件移交给了其他同志,这么多年来经常还在关心查找小雪的事。房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查员一直都在调查小雪被拐卖的案子,经常与他家保持沟通。

最近几年,随着公安科技手段的更新发展和数据库建设,房县公安局民警几次上门采集并将宴秀华和童再羊夫妇的血液等信息输入到了数据库中。

今年8月下旬,一个好消息从十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传到了房县公安局:27年前被拐卖的小雪、涛涛的信息在河南新乡市出现了!

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房县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长柯正洪立即指示该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谭群,迅速于8月29日率案件侦破小组赶赴600余公里外的新乡市开展工作。

当日下午5时许,在当面听取案件汇报和配合请示后,新乡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警令部主任王宗仁当即指令新乡县公安局全力以赴支持配合案件调查工作。当晚,房县专案小组和新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及有关派出所负责人共同研究制定了工作方案。

经过专案小组30、31日连续紧张调查走访工作,在十堰、新乡两地警方和相关警种的密切配合下,在新乡县小冀镇、七里营镇成功将段某军(小雪)、涛涛(张某岭)找到,经采血作DNA检测,检测鉴定结果分别与童再羊、宴秀华夫妇存在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

据此,拐卖27年后,小雪、涛涛终于被找到。

养父母因购买男孩也伤害了自己

当小雪和涛涛的养父母从民警口中得知27年前收养的孩子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孩子时,当他们养育了27年的孩子得知自己的身世决定回家与亲生父母团圆时,已经年过六旬的他们一时竟老泪纵横,悔不当初。

河南新乡市地处河南省北部,南临黄河,与省会郑州、古都开封隔河相望。地处黄河、海河两大流域,土地肥沃、光热充沛。由于土地面积大,男子是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因此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在当地十分重视男性,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较为严重。

收养小雪的段家和收养涛涛的张家本来就养育了3个女儿,但一直希望抱养男孩。1990年,两家人在他人的介绍下,听信人贩子“家里生了3个男孩子想送人”的谎言,拿出2000多元钱将孩子领回了家。20多年来,将他们精心教育抚养成人,并给他们娶妻生子。收养涛涛的张家在当地可谓精明能干,对涛涛被收养一事守口如瓶,让涛涛面对DNA检测结果依然不能相信事实。小雪的养母因病瘫痪在床,听说儿子知道自己的身世后要回家见亲生父母时顿时放声大哭,几次晕倒。

“人家生了他,他要回去俺们也拦不住,你说是吧。”小雪的养父说,这个结果自己也料到了。涛涛的养母对民警愤愤不平地说:“人贩子该枪毙!”

“生我养我的都是父母”

被拐27年的小雪、涛涛回家了。面对自己的身世,在平静之后,他们也有自己的人生选择和生活打算。

他们说,在养父母家里自己从小和其他孩子一样得到了父爱母爱,接受了与同龄孩子一样的教育,27年来,自己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乃至语言都是地地道道的河南新乡人了。27年与养父母家人朝夕相处,相依相靠,情同手足,不是亲人胜似亲人。27年前发生的事情是个悲剧,让他们的亲生父母遭受了精神上莫大的打击,思子之情、盼儿之苦没有人能体会得到,亲生父母的养育之恩一定要报答。

小雪与父母相拥而泣

9日1日晚,回到父母身边的小雪、涛涛感受到了亲生父母真挚的爱,他们有许多的话要说,有许多的情要叙。

“涛涛,你已经长大了,找到你是妈妈这辈子唯一活下去的希望,现在找到你了,一家人团圆了,以后能不能在一起由你自己决定,我们不强求。”杨凤珍拉着儿子的手舍不得丢开。

“你叫童雪也叫小雪,你是正月十九生的,那年正月十五房县下了一场几十年没见过的大雪,所以给你取了这个名。好儿郎志在四方,在哪儿生活、工作由你决定,这么多年没尽到做父母的责任我们心中有愧,好好做你自己的事,能帮助你的我们一定尽力......”已经是2日凌晨2点多了,童再羊夫妇与儿子小雪的交流依然在继续着。

小雪、涛涛经历了人间的不幸,面对现实,他们的共同选择是:生、养自己的都是父母,孝敬父母义不容辞。

两个家庭分离了27年的骨肉终于在公安机关不懈努力下得以团圆。据房县公安局负责人透露,警方正在对两起拐卖案件做进一步侦查。

楚天都市报记者关前裕 通讯员魏世银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房县 小伙

上一篇:【视频】登上青藏高原驱车4000公里探访三江源头,中华水塔: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下一篇:【视频】全运会男子足球U20湖北队挺进四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