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9月2日讯(记者吴昌华 剪辑李月媛)7月7日,可可西里和藏羚羊再次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不是因为盗猎分子罪恶的枪声,而是因为历经近3年的努力,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1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可可西里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第51处世界遗产。

位于世界屋脊腹地的可可西里,不仅是藏羚羊等野生动物的天堂,还孕育着万里长江的源头。更神奇的是,在可可西里及其30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同时孕育了长江、黄河和澜沧江。三大江河流经我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覆盖全国66%的地区,每年提供超过600亿立方米清洁水源,三江源地区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华水塔”,维系着我国的水生态安全。

去年6月7日,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成为我国首座实施体制试点的国家公园。8月19日至30日,青海省委宣传部、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西海都市报社联合举办“三江源国家公园全国媒体行”大型采访活动,楚天都市报记者应邀登上神奇而瑰丽的高原,9天行程4000多公里,零距离领略这片“令人窒息的美景”,了解到高原儿女保护“中华水塔”、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的特殊奉献。

黄河第一县玛多:黄河源头第一座水电站正在拆

记者飞抵西宁时正是好天气,透过舷窗往下看,朵朵白云轻拂着绵绵的山峦,在阳光和云朵底下,是一片时明时暗的绿。

8月21日天刚亮,采访团分乘10辆全时四驱越野车从西宁南下,傍晚到达万里黄河第一县玛多。玛多县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含氧量仅为海平面的59%,是国内人类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地区之一,人口仅1.5万,是青海省人数最少的县。当晚,记者领教了高原反应的威力:太阳穴突突地跳,喘不过气,就像深度醉酒,大口深呼吸也无济于事,整夜头疼无法入眠。

从县城驱车西行40多公里,便是“黄河源头姊妹湖”的扎陵湖和鄂陵湖,在鄂陵湖出口下游17公里处的黄河干流上,伫立着一座大坝,这便是黄河源头第一座水电站——黄河源水电站。

县长利加告诉记者,玛多曾是青海唯一一个无电县。为此,1998年4月8日动工兴建黄河源水电站,两台机组装机容量2500千瓦,于2000年12月发电。去年6月份,玛多县黄河源区域被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水电站着手拆除,去年10月5日国家电网接入玛多。目前该电站18米高的大坝左肩开始拆除,计划9月30日完全拆除。

县长利加介绍,玛多县上世纪80年代大力发展畜牧业,牲畜近70万头,一度是全国农牧民人均收入最高的县。高山草场生长缓慢,一旦破坏很难修复,近10年来退牧还草,牲畜降到13万头。他说,玛多县有煤、盐、砂金、硼矿等丰富矿藏,但为了保护脆弱的高原生态,一律禁采。

澜沧江畔杂多县:雪豹之乡牧民救治雪豹的奇遇

离开玛多南下300公里,跨过通天河大桥,再走30公里就到了玉树市。23日,采访团从玉树出发,继续西行约200公里,神奇地转换到澜沧江源头的扎曲河畔,进入隐藏在峡谷中的杂多县昂赛乡。

昂赛乡党委书记扎西东周说,昂赛是岩羊、土拨鼠、鹿、狼、棕熊等众多野生动物的家园,更是著名的雪豹之乡。

昂赛乡牧民巴登和次丁永远忘不了与一只雪豹的奇遇。他们告诉记者,去年1月6日开车去县城,发现路边有只受伤的雪豹一动不动,眼睛看不见。确认它没有攻击性后,两人把它抱上车,送到乡派出所。

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赶来,判断这只雪豹1岁多,在打斗中受到重创。乡里决定救治这只雪豹。

牧民俄索家有个很大的狗笼,雪豹就在他家寄居了。俄索说:“我养过牛羊,养过儿子,雪豹没养过。羊肉放在它身边,它看不见;放到它嘴边,它咬不动。只好把肉剁烂了喂。”

头两天,雪豹温顺得像小猫。俄索不时抱抱它,两天后雪豹能走了,6天后再去抱它,被豹爪抓了一下,俄索和家人只能远远把肉抛过去。10多天后,雪豹食量大涨,每天要吃20多斤肉,眼睛慢慢也能看见了,对人发出低吼。

救治期间,乡政府不断把雪豹的照片和视频发给北京动物园的专家。十几天后,雪豹吃了5头羊,专家认为雪豹不宜再和人类一起居住,应该放生。

1月24日下午,俄索和民警一起把雪豹装进笼子,抬上山坡。打开笼门的一瞬间,雪豹嗖一下蹿出笼子,向山顶疾奔而去。

“我养了它十几天,以为它要回头看一眼,谁知它根本没回头,一下就跑上山不见了。”俄索有些小抱怨。他说,有时自己会想:这只雪豹在哪里?会不会有吃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田俊量告诉记者,三江源地区的雪豹从几百头目前已经恢复到2200多头。

两江之源曲麻莱:藏羚羊正从可可西里迁来过冬

从澜沧江源头的杂多县前往长江源园区的治多县,有一条直接北上的小道,距离210公里。从治多县由s308省道北上跨过通天河,仅40多公里就到了曲麻莱县。

让记者再次感到惊讶的是,黄河源头姊妹湖扎陵湖、鄂陵湖的水源,很大一部分就来自该县麻多乡的股股溪流。曲麻莱横跨通天河(长江)、黄河两大水系,享有“江河源头第一县”的美名。

直线距离仅两三百公里,中华三大江河的源头,竟然相距如此之近。

三江源曲麻莱管理处专职副书记韩建武告诉记者,每年夏天,在可可西里卓乃湖、太阳湖畔产仔的藏羚羊,大部分在8月份返回到曲麻莱县曲麻河乡的措池滩、勒池滩过冬,第二年6月份再次长途跋涉到可可西里。迁徙期的20多天,全县生态管护员携带典籍、干粮,每隔1公里设置一个守护岗,一直“护送”到可可西里核心保护区内。

该县生态和资源管理局局长尕塔曾在曲麻河乡担任6年多的乡长,他告诉记者,2010年到该乡担任乡长时,得知早在2006年,村支书尕玛组织村民自发成立了守望野牦牛协会和藏羚羊协会两支志愿者保护队伍,没有任何经费,尕玛带动全村开展生态保护,堵截盗猪盗采,监测雪山草场。仅2015年以来,村支书尕玛接待了科考专家、记者、大学生志愿者380余人次,自掏腰包花费10万余元,真是值得敬佩。

我们此行会邂逅藏羚羊吗?韩建武和尕塔都说:肯定能。

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高原生态

探访长江源头、三江源头,对于生长在江城武汉的楚天都市报记者,别有一番饮水思源的感情。

采访中,各级干部和牧民们最想表达的除了生态保护还是生态保护,一再提到“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生态”。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介绍,三江源地区不考核GDP,不搞大开发、不搞大旅游,只考核生态保护,算“绿色账”、走“绿色路”。10年来,该地区水资源量增加近80亿立方米,相当于增加了560个西湖;野生动物种群明显增多,藏羚羊由1万多只恢复到7万多只。近10万牧民放下牧鞭转产创业,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6565元,年均增长12.4%。

从西宁到曲玛莱3000多公里的行程中,无论是省道县道还是山间小路还是县城,不时可见一座座垃圾收集站和主动捡拾垃圾的牧民,很难看到饮料罐之类垃圾。在三江源地区,约2万农牧民经培训上岗成为生态管护员。

据《参考消息》报道,8月20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刊文写道:现在中国政府正在着手进行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生态保护试验之一。政府打算把三江源的三个互不相连的区域合在一起,建立一个国家公园——辟出了一块面积相当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区域,成为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国家公园。美国用了100年时间才建成现有的国家公园系统。中国人可能在25年到30年后达到同样的水平。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东流 青藏高原 三江

上一篇:【视频】武汉粉丝好幸福!有人享受了俞灏明和任重的亲自投喂!
下一篇:【视频】被拐27年的两个房县孩子,终于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