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8月31日讯(记者张屏 通讯员侯庆这两天,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一元购画”刷屏。署名为智力障碍、脑瘫、自闭症的孩子创作的画作,令人们震惊,纷纷花一元买下其电子版。

而在武汉,自闭症儿童也普遍通过绘画进行行为训练。较优秀的作品,也会放在网上售卖。孩子们画画得怎样?售卖的情况如何?记者昨日探访了已成立6年,共辅导过500多名自闭症儿童的武汉纺织大学蓝灯志愿团。

蓝灯志愿团艺术指导周来说,孩子们平常都会进行绘画训练,但自闭症儿童普遍能力不足,仅极少数的孩子可以独立创作。记者现场看到,孩子们在用纸浆和颜料做纸浆画时,必须由老师或志愿者先勾出形状,他们基本上只能粘中间,边线等细致的部分,还是得老师做;画线条画时,更是基本上都由老师捉住孩子们的手一起画。但即使是这样,线条也是歪歪扭扭的。而且,画不了两下,孩子们就坐不住了,有的大叫,有的跑走。

从孩子们大量的习作中,志愿团会挑出比较好的来做慈善拍卖。“特别难选,几十里挑一甚至百里挑一。”周来说,真正有一定绘画天赋的孩子特别少。其实,自闭症儿童不等于绘画或者音乐天才,绘画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比较便利、成本较低的训练自控力的方式。

为筹集运转费用、给孩子们鼓励和收入,蓝灯志愿团曾组织过几次慈善拍卖。“6年来,一共卖出了不到30件作品,收入不到5000元。”武汉纺织大学艺术学院辅导员、蓝灯志愿团指导老师孙杰说,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4月,武汉纺织大学自871班学生毕业30年后返校,经纺大社区的工作人员介绍,对方参观了公益课堂并现场义买了16件作品。“其中包含钩针做的手工毯坐垫、抱枕、手绘T恤、纸浆画等。最贵的是一个钩针做的垫子,售价168元,成本50多元,自闭症孩子小武做了一个星期。”

“‘一元购画’火了,希望更多人能因此关注自闭症群体吧。”周来自己就是一名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她说,靠画画发掘天才、谋生都不现实。家长最大的期望,还是希望孩子经过训练后能力好一点,未来能生存下去。

责任编辑:常怡



相关搜索:自闭症 武汉 团体

上一篇:准妈妈扎堆抢生“开学宝宝”,医生:应等待“瓜熟蒂落”
下一篇:武汉地铁推“高校导乘图”为新生指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