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8月5日讯(记者叶文波 剪辑向莹 通讯员蒋龙 戚勇强 郭明明 孙泽宾)烈日下,一个个小分队穿梭于丛山密林,在4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他们携带手卡,展开了艰难的“寻宝”之旅……8月5日,“班排定位赛”在广水空降兵某综合训练场进行,来自中国、伊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南非、委内瑞拉等六国的参赛队展开激烈较量,在广阔的山丘地带,展现空降兵精确的定位能力。

裁判员纪录成绩

中国参赛队队员打卡-盛超摄 

根据抽签顺序,上午8点,各国参赛队依次登场。出发前,每个队都有20分钟研究地图、商讨战法,本就狭小的帐篷内充斥着“战前”的紧张氛围,因为一旦判断有误,将给任务带来极大困难。

“三班负责外线,一班负责内线,二班到中线,是否清楚!”一番讨论后,中国参赛队“空降排”排长邹勇兵定下了行动决心。随着发令枪响,裁判组下达比赛开始的命令。

自动计时器上,时间从“120分钟”开始一秒秒地减少;绵延不断的山地里,参赛队员向着地图上的一个个目标点进发。30个目标点分布在40平方公里的广阔地域内,而各参赛队至少要以班为单位行动,只依靠指北针和地图。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所有目标?这是对各国参赛队识图用图能力、体能水平和协作精神的全面考验。

中国参赛队队员正在找寻定位点途中-盛超摄 

邹勇兵介绍,虽然北斗、GPS等定位系统都已成熟,但空降兵部队仍不放弃传统技能;因为在敌后,导航系统被干扰的情况时有发生,地图和指北针依然大有用处。

温度越来越高,加之山坡陡峭、道路崎岖,在比赛的后半程,一些队员出现了体力不支的现象。在负责外线任务的三班,路程最远,困难尤为凸显。每找到一个目标点,队员将手卡贴近电子计时器,一声声清脆的响声随之传来。

中国队员全力奔跑,加油!——郭明明摄

冲在最前面的小个子和队友第一个到达终点集结区域,他领口上的“一道拐”在青涩的脸庞下,显得格外抢眼。他就是中国“空降排”队员隆元银,是全队最年轻、唯一的一名列兵。隆元银,1998年8月生,湖南人。农村里长大的他,怀揣着对军营的向往,2016年9月,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报名参军,来到驻鄂空降兵部队,目前在“黄麻起义红三连”所在旅。“娃儿,部队不收学费,好好干别给咱农村人丢脸。”临行前,父亲叮嘱道。

2017年元月,刚完成跳伞任务的他得知军里要组建“空降排”集训队,立刻找到连长赵兰川请求参加。于是,在草地上,多了一个瘦小的身影,进行着拉伸准备、负重长距跑、短距冲刺、上肢力量训练。

父亲的嘱托时刻在耳边,隆元银对枯燥的训练也不敢有丝毫懈怠。“最痛苦的就是400米反复冲刺跑,特别难受,感觉肺都要炸了。”经过将近两个月的集训,隆元银逐渐适应了这种强度的训练。3月初,“空降排”集训队选拔如期而至。精英云集,隆元银丝毫不被看好。在一次山地定向越野考核中,队员们又饥又渴,不少人出现中暑现象。隆元银由于方位判定失误,进入了深山密林中的“死地”,而此时距课目结束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他利用所学的技能,在荒山野岭中硬是闯出一条路,不仅提前完成考核,且成为第一个到达终点的队员。

中国队员合影留念——郭明明摄

赛前,隆元银又想起父亲的叮嘱。赛后,他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主场作战,我没给中国队丢脸。”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六国 荣耀 空降兵

上一篇:【视频】峡江峭壁上吊起254吨“积木”,这座桥建成后将串起三峡神农武当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