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鹏 通讯员 伍菊平

“黑了一圈!”19日,历经6天的时间,华中科技大学评论学社调研团队回到学校,开始对该队所调研的项目进行总结。六天前,他们深入恩施、宜昌两地的多个乡村,针对农村电商应用情况进行了深入采访调研。

山沟建起巨型“吊脚楼”电商产业园

7月13日,由华中科技大学评论学社的硕士、本科生和老师组成的9人调研团队到恩施山区调研的第一站是巴东,在当地阿里巴巴负责人的带领下,调研团队来到该县的电商产业园。

产业园在县城的一外山沟里,巨大的四合院状、共9层楼,建筑面积达8万多平方米。走进园区,犹如走进电商的海洋,阿里巴巴村淘的展示区、各镇村淘馆以及各电商企业等让人目不暇接。

参观完村淘馆后,正巧遇到许多前来参加电商培训的村民下课。据了解,该县不仅支持从硬件上支持村淘的发展,还将各村有志从事电商的村民们集中到一起,让电商企业的指导老师手把手培训,让他们掌握电商运营的基础知识。不仅如此,园区内虚拟馆与实体馆相结合,本地一些特产上架,就连当地的巴东小土豆都卖断货。

这是现代版的巨型吊脚楼!”该电商产业园的开发商负责人王先银介绍,由于地势原因,这里曾有特别多的吊脚楼,土家吊脚楼闻名全世界,随时代发展,现代的楼房也依然是吊脚楼,只不过是将木头柱子换成了钢筋混凝土,此前层层叠叠低矮瓦屋被高大楼房取代。大家在公路路面上的只能看到3层,在公路下还有6层,这些楼层也都是为电商运营服务的,有货运层、仓库层等。让大家惊奇的是,在一个小县城居然建这么大的“吊脚楼”产业园。

调研成员王楠说,互联网的威力很大,让这样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山城与世界相连,这里也成为世界的一个中心点,依靠着本地的特色,当地未来的发展将非常可观。

当天晚上,巴东县商务局局长王星介绍,该县已有63个村建立了村淘站点,今年将完成100个村淘点的目标。并且该县将电商与扶贫相结合,已有10户村民依靠村淘成功脱贫。通过这些年的发展,农村电商最大的问题在于物流和人才的极缺,目前该县已采取措施,着重解决这两方面难题鼓励电商事业的发展。

翻山越岭调研队晕吐10几次

除了实地考察电商产业园,次日,到村淘点采访完后,大家坐上前往恩施的客车。

山高路陡湾多,上车没有多久,同学们便开始晕车,约半小时后,其中一名女生开始呕吐,大家为她找来袋子。随后,在车辆的颠簸下,另外几名女生也都开始呕吐起来,司机将车靠边,让大家下车稍作休息。虽然上车后,司机放慢了速度,但是大家依然晕车,继续呕吐。据同行的小肖同学介绍,除了有一名同学是恩施人外,其他同学都是不是山区人,也没有到过大山,对山村道路不适应,因此晕车。

从巴东县城出发到沪渝高速巴东入口,原本约3小时的车程,因为下雨,花近5个多小时,8人中有7人晕车,其中三人晕吐10多次,最严重的女生吐得脸色苍白,带队的顾老师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便民店里给晕车的同学买了果糖,冲了白糖水喝后晕车症状才得以缓解。

“难忘的调研!”小顾同学说,通过这次调研,她知道了大山里的农村现状,体会到了深山村民的不易,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进入大山沟,将给这里带来新的突破机会。

贫困农妇试着村淘化肥,每袋节约11元钱

7月15日,虽然是海拔较高的利川市汪营镇,在太阳的直射下,室外温度也非常高,同学们顶着太阳深入到该镇井坝村采访。

在当地村小二的带领下,大家来到该村贫困户张久云家,今年40岁的张久云在和丈夫结婚后,生了第一个儿子,本应该高高兴兴地过日子,但儿子刚出生不久就被养的公鸡啄伤了右眼,后来医治无效失明,夫妻俩为此也花光所有积蓄,家庭生活困难。夫妻俩又生了两个孩子,家庭更加困难,而她本人又患有肾结石、胆囊炎等病,丈夫身体也一直不好,都不能出门务工,只有失明的儿子在江苏打工维持全家人生计,但由于收入低,仅能糊口。

以前她购买生活物资都是在镇里的集市上,去年下半年,村小二上门介绍村淘网购,她半信半疑,试着买了一包复合肥,发现比小卖部买的每包便宜了11元钱。因为“好面子”,“硬着头皮”从集市买了540元高压锅,回来后发现在淘宝上只要100多,这让她后悔不已,觉得还是找村小二帮忙网购划算。

在张久云家附近,有两排香菇大棚,调研团队前往走访,并钻进味道较重的大棚中实地查看香菇长势。

据该村村支书周琼芳介绍,该村有28户异地搬迁贫困户,当地政府采取的“公司+村委会+合作社+基地+贫困户”模式扶贫。这里是扶贫香菇大棚,占地25亩,53个大棚共12000根香菇菌棒,户平年增收1.5万元以上。

香菇销路的问题是调研团队所关心的。周琼芳书记告诉调研队员,因为是高山气候,这里的香菇一般会比市面上香菇正常上市的时间稍晚一些,刚好错过香菇出产旺季,所以销售基本不成问题,这也是当地政府充分利用优势条件,考察调研后决定新建的精准扶贫项目。

大学生返乡当村小二, 村小二被当成干部培养

湖北大学毕业的杨昕是从利川市汪营镇走出的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也是放弃高薪返乡创业的“村小二”之一。父母和亲戚对他放弃中兴通讯高薪回来当“村小二”的选择至今不太明白。 “服务乡里乡亲的情怀促使我回来做农村淘宝,经营好了可以更多地服务当地村民,在外工作再好总感觉是在给别人打工。阿里巴巴和当地政府在这方面给予了很大支持,所以我就想试试。”在调研小队面前,杨昕道出了自己选择的缘由。

在他看来,回乡当村小二最大的收获就是村民对他的信任。现在很多时候村民找他买东西都直接说“你帮我看下,要是觉得可以,我就买了。”杨昕的收入也已达到每月5000到6000元。在去年的双十一活动中,他还被评为“双十一服务之星”。

和杨昕一样,枝江市高峡新村90后“村小二”王龙也是返乡创业的大学生。不同的是,他不仅获得了当地村民的信任,更是在成为“村小二”后被选为宜昌市人大代表,纳入农村后备干部培养体系。

在王龙看来,自己作为村小二,在本职上是和村干部一样,都为村民服务。只是,村小二的职责范围有限,如果是村干部可能发挥的空间更大,能做的事情更多。有了政府的支持,他所拓展的项目就更多,覆盖的面积就更广。

调研队员们了解到,除资金补贴、提供场地外,给予部分“村小二”以优惠的政治待遇,是枝江市吸引人才返乡电商创业的新做法。

责任编辑:黄莹



相关搜索:电商 华中 学社

上一篇:五峰多部门联合慰问“全国道德模范”、“双拥妈妈”罗长姐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