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7.16渡江节现场,奋力抢渡的选手们。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江面上三道防线忙“捞人” 。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7月16日讯(记者高崇成 实习生郭帆) 2017第43届武汉7.16渡江节抢渡赛比赛16日上午已经全部结束,36人入水参赛,只有17人游到终点南岸嘴,率先比赛的女子组15人,更是只有3人成功登岸。今年抢渡为什么这么难?

女子组只有3个武汉姑娘找准方向

根据组委会适时测量的数据显示,16日渡江节长江水域水位高为26.04米,平均流速1.42米每秒,流速最快的5、6号桥墩处达到2.39米每秒。连续多年担任渡江节裁判长的代叶青介绍,尽管这样的水情比本月2日试渡时更适合运动员发挥,但水流依然很快,没在公开水域中游过的、对水情不熟悉的选手,肯定会面临很大困难。

女子组冠军朱瑾、亚军刘欣雨和第三名闵怡玮都是武汉市体校培养的队员,3人以前都参加过渡江节,冠军朱瑾已是第五次参加。比赛裁判长代叶青认为,她们胜在熟悉水情,比赛策略得当,下水后向上游抢,不像其他选手一下水就朝着终点直接游,虽然开始感觉很快,但很快就被水流冲离路线。

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男子组有实力也需要熟悉水情

在女子组比赛结束后,组委会当即把比赛情况告知准备下水的男子组,所以,有了心理准备的男子组选手的表现,整体要比女子强很多,21人下水,总共有14人登岸成功。瑞典选手克里斯蒂安•阿克塞尔•埃里克隆和西蒙•万那分别获得前两名,冠军成绩为12分24秒65,福建选手翁境炜获得第三名。

代叶青认为,相对来说,男子组选手实力更强,前两名瑞典选手都是多次参加世界公开水域大赛的选手,熟悉江河水情。获得第二名的西蒙•万那,2015年时曾经获得过渡江节男子组冠军;当时的亚军,也就是今天第三名得主翁境炜。当然,光有实力还不够,测试赛获得第一名的英国选手阿什利•斯班赛•霍格,正式抢渡赛就只获得第六名。

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没登岸的选手被冲去了哪里

从武昌汉阳门到汉阳南岸嘴这段抢渡比赛路线,历来被看作渡江节史上最经典、最具挑战性的路线。所以,每年的渡江节,在南岸嘴终点,除了看冠军,救助船只忙着捞人也是一大看点。这次抢渡,没成功登岸的选手,最后都是被救助船打捞上来的。

长江日报记者 彭年 摄

据长江日报记者了解,针对抢渡赛组委会在汉江口至长江大桥水域设置了三道防线,在江中心就严重偏离路线明显已无法游到终点的选手,首先被打捞上船。游过江中心却错过了抢到终点的选手,在下游100米的地方被捞上了船。像武汉体校游泳队员程琬婷、王治澜等一帮小姑娘,正常情况下是可以游到终点的,但因为在关门时间内没有完成比赛,非常遗憾地在离终点上游约100余米的地方被捞上船。

责任编辑:黄莹



相关搜索:选手 长江 渡江 日报 记者 比赛

上一篇:一支长江救援队的渡江节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