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梁传松 通讯员万新强

大冶一对兄弟负债累累却总想着能一夜暴富。为了还债,兄弟俩便琢磨起歪点子来。两年前,两人成功策划了一起绑架案,勒索到14斤黄金后,今年7月7日,再次故伎重演,将一名10岁男童绑架。当兄弟俩正在一步步实施自己的“完美绑架”时,却被黄石、大冶两级警方43小时内成功挫败,人质平安解救,兄弟俩双双落网。11日下午,黄石警方在大冶市披露了该案的侦破始末。

家门口男童遭绑架歹徒开价50斤黄金

7月7日中午,家住大冶某小区的黄女士带着孩子们准备去隔壁小区的亲戚家吃午饭。10岁的小涛(化名)和弟弟一前一后拎着垃圾先下了楼,等到黄女士下楼开车到垃圾桶附近时,却没有看到大儿子小涛。当时黄女士认为小涛性子急,先去不远处姑姑家里了,可等她来到小姑子家却没发现小涛。

黄女士遂与家人在小区内寻找,并打电话向丈夫曹某求援。但就在此时,开车回家的曹某收到了一条短信:“你儿子在我手里,不要报警,否则撕票,等联系。”

被害人亲属收到的勒索短信

电话回拨时,却显示手机已经关机。得知孩子被绑架后,一家人乱成一团,曹某却陷入两难境地。当日下午2时许,思考再三的曹某最终选择了报警。

接到曹某报警之前,大冶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警情——东岳街办新美村旁空地上一辆汽车起火发生了爆炸,但没有人员伤亡。看似毫无关联的两起警情,让正在汽车燃烧爆炸现场的大冶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林海峰陷入沉思:“手段如此相似、手法如此猖狂,难道‘8.24’嫌犯又作案了?”林海峰立即向黄石市公安局进行了报告,并立即指令副局长张志强牵头成立专案组。

8.24案根据被害人陈述,警方制作的嫌犯模拟画像

就在专案组开展紧锣密鼓工作的同时,小涛父亲曹某又接到短信,对方提出了天价赎金——50斤金条。按照当天银行挂牌金价270多元每克计算,50斤金条至少需要675万元。黄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余平辉接到报告后,立即要求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江智开动用全部刑侦力量在确保小涛安全的情况下,迅速侦破此案。

一支由130余警力组成的侦破专班迅速成立。专案组长江智开将自己的动员令总结为四个字——一雪前耻!

魔影初现绑匪成功勒索走14块金条

2015年8月24日,大冶城区曾发生一起绑架案,一名8岁男童在院内遭遇绑匪,事后被勒索了14斤黄金。黄石警方将该案称为“8.24”特大绑架案,近两年时间,此案仍在调查中。

据办案民警介绍,案发当天中午,8岁的小豪(化名)与母亲一起到自家开的典当行。吃过午饭后,小豪的母亲和几个朋友打牌。下午6时许,小豪和小朋友在旁边的小区内玩耍时,突然,一名蒙面男子冲过来,抱起小豪塞进一部车内,然后驾车逃离了现场。听到孩子们的呼救声,当大人们赶出来时,小车已带着小豪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绑匪事先拟定的勒索短信内容

随后,小豪的父亲收到一条短信:“孩子在我们手上,不得报警,否则撕票。速准备50斤金条。”接到报警后,黄石、大冶两级警方成立了近百人的侦破专班,当时负责此案的组长仍然是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江智开。就在案发当天,黄石市开发区公安局接到了一起火警——四棵一个废弃采石场内,一辆富康车起火被烧毁。而事后经调查证实,该车就是小豪被绑架时的作案车辆。

作案烧毁的车

此后的几天里,为了确保人质安全,专案组秘密开展了大量工作。但绑匪则不停的更换手机与小豪的父亲联系,最终约定支付14根500克的金条赎回孩子。

就在警方准备好利用交赎金的时机实施抓捕和解救人质时,绑匪通过不断的变换地点和威胁当事人,让小豪的父亲独自一人携带14斤金条到黄石鄂东大桥上扔下去,事先早在此处藏身的绑匪拾起装满金条的袋子后,骑着摩托车逃得无影无踪。第二天,小豪被蒙眼捆绑后丢弃在下陆区一水泥涵洞内,最终自行挣脱被循迹赶到的民警送回到了家中。

警方快速侦破43小时解救人质

两起绑架案作案手法高度相似,警方决定并案侦查。

“‘8.24’特大绑架案虽然没有侦破,但距离真相仅一步之遥了。”11下午的媒体发布会上,江智开端出一摞案卷材料介绍,再狡猾的狐狸,总是斗不过猎人的。在‘8.24’特大绑架案警方锁定了一台红色的吉利汽车。江智开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在大冶类似的小车有815台,经过遂步的排查,最终10多台有嫌疑,而在此次绑架小涛的事件中,该辆小车再次出现了。

9日上午,江智开安排三路民警携带相关装备在绑匪可能出现的地段待命。当日上午9时许,专案组民警陶曙在大冶城区某小区附近发现了嫌犯的踪迹。

“看到停着的那部红色汽车,我的眼睛都绿了!”警陶曙说:“‘8.24’案件中转移被害人的就是一辆红色吉利汽车,驾驶该车的人的体貌特征十分吻合,我当即认定就是他!”

没给对方任何反抗机会,坐在车内的中年男子被抓捕。在对车辆后备箱的检查中,民警发现了黑色鸭舌帽、绳索、透明胶带、手套等物品。

警方很快查到,该男子叫吴凌曙,46岁,大冶东岳街办人,系无业人员。民警拿着其家中钥匙后,立即赶到其居住的桥虹小区一栋五楼进行搜查,却发现门在内部被反锁。

嫌犯和被绑架男童很有可能就在屋内

专案民警和巡警队员迅速赶赴现场,并调动消防队员携带破拆工具增援。

室内一名红衣男子见无处可逃,用脚将防盗窗踢开一个大洞,欲跳楼逃生,被楼下监视民警用枪逼了回去。当消防队员破拆防盗门的切割声响起时,知道大势已去的男子自行打开了大门。

民警在其中一间卧室内发现了被绑架的小涛。

民警随后将红衣男子和小涛带回公安局,闻讯赶来的曹某和妻子见到儿子毫发未损,一家人紧紧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惊魂未定的小涛仿佛还没缓过神来,看到这一幕,江智开掏出手枪,卸下弹夹之后递给了小涛。“来,你摸摸!这是警察伯伯的真枪,以后谁都不敢再伤害你的。”这位30余年刑侦生涯的老警察每次破获绑架案后,都会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安慰受惊吓的受害人,向他们传递着警方必胜、邪不胜正的信念。

投资失败兄弟策划“完美绑架”案

在吴凌曙家中被抓获的红衣男子名叫吴黎曙,现年49岁,此人系吴凌曙的亲哥。记者了解到,吴氏兄弟出生于大冶市金湖街道办事处吴家畈村,兄弟姐妹8人,两人分别排行老七和老八。弟弟吴凌曙初中毕业后曾经学过理发,当兵四年退伍在大冶金湖漆包线厂当过保安,随后就涉足建筑行业。2011年时吴凌曙找到了一条发财捷径——辞职到澳门赌场“洗码”,即出钱带顾客到赌场赌博,赌场根据赌客人人数多少和赌博金额大小计算积分进行返利。4年时间内,吴凌曙赚取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哥哥吴黎高中毕业后,在一农村小学当民办教师教过语文,之后辞职开过家具厂,2000年后开始打工。“8.24”案发后辞职在家。在弟弟吴凌曙眼里,哥哥吴黎曙是个有城府的人,做事心思非常缜密且执着认真。

2014年,吴黎曙在别人的带动下开始做白银期货交易,不到两个月就赚了四五万元。尝到甜头的吴黎曙开始加大投资力度,背地里找弟媳借了30万。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就亏损了10余万。抱着赶本思想的吴黎曙把房子也抵押了借款20万继续投入,没想到亏损越拉越大,最终亏损了近70万元。

而吴凌曙同样也好不到那里去,随着国家调控,前往澳门赌博的人越来越少,他的“洗码”生意也越来越难做,而且有些输破产的人根本无力偿还本金,别人又开始找他追讨债务。

心灰意冷负债累累的兄弟俩开始想方设法地搞钱。

2015年初,兄弟两人在一起散步时路过小豪家典当行时,吴凌曙称和老板熟悉,并介绍说小豪家很有钱,哥哥吴黎曙便建议绑架其儿子索要赎金。

为了逃避警方的侦查打击,吴黎曙还制定了周密的学习计划。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将中央电视台《一线》、《天网》等法制栏目的节目看了个遍,从中了解警方的侦破思路和方法,仔细学习各种反侦察手段,并制定了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完美绑架”作案攻略。

嫌犯落网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兄弟俩第一次作案后,将得手的14斤黄金携带至河南销售后获赃款160余万元。还完债务加上近两年的挥霍之后,两人手头再度拮据,遂再次盯上了一路之隔的另一个熟人——做矿生意的曹某。依样画葫芦的一番准备之后,兄弟两人再次顺利的将曹某儿子小涛绑架,而这次,他们直接提出了50斤金条赎金的要求。让吴氏兄弟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刚刚开始做着发财的美梦时,案发不到43小时就被黄石、大冶两级警方联手抓获,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目前,吴氏兄弟因涉嫌绑架罪已被大冶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责任编辑:韦武霞



相关搜索:大冶 人质 警方

上一篇:被判刑!中巴司机“捞钱”狂揽客,超载16人犯危险驾驶罪
下一篇:空调维修工加氟触电身亡,房东和中介究竟谁担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