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俊 通讯员 温锋 付江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恶行累累潜逃5年终落网。

恩施宣恩县90后男子姚常凤,今年2月被恩施州警方悬赏20万通缉,警方通报其身负三条人命及多起强奸案。狡猾的姚常凤一直躲在山中洞穴为生,当其潜逃至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8日清晨在当地对一名11岁女孩欲行不轨,被女孩家属发现,村民们赶到合力在河中将其生擒。

目前,浙江、重庆、湖南警方已齐聚沅陵县对系列案件进行分析,姚常凤即将押解回湖南龙山。

楚天都市报记者9日奔赴其家乡宣恩县沙道沟镇红旗坪村,尝试在大山里找寻姚常凤人生变化的轨迹。

女孩被捂鼻拖走

众村民三次过河擒凶顽

9日,第一个冲向逃犯的沅陵县七甲坪镇村民全华平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惊险一刻。

8日是周六,当地村民纷纷出门赶集。早上7点20分左右,42岁的全华平开车从蚕忙村去往七甲坪集镇一家米粉厂,忽然路边一个老婆婆在呼天抢地大哭,拦住全华平的车焦急地说,快救人,刚才一个坏人捂住她孙女的口鼻,把孩子拖到路边草丛耍流氓。全华平当时就立马把车横在路上,按照老婆婆指的方向冲过去。

很快,越来越多的附近村民听到呼救后赶过来抓坏人,全华平看到果然有一名男子在趟河准备往山里跑,他大叫河对岸的人帮忙拦截,自己则冲到河里追。所幸小女孩安静地躺在公路边上的草丛中,应该是只是被捂晕了。

图片:弯道旁边的树林就是抓小女孩的地方 

那男子跑到对岸后见有人,又跳下河往另一边跑,全华平带着赶来的村民李天海等人又跨过河追,一边追一边大叫“抓坏人”。如此往返过河三次,全华平等人终于在河中央的一块石头边将男子追上,他一把冲上去按住男子,其他人也赶到帮忙,几下将男子控制住

村民回忆,姚常凤被制伏后没有太多挣扎,“他有点面无表情,但看起来也有一点惊恐。我们问他是哪里的,他都不说话。”村民脱掉了姚常凤的上衣,从衣服里发现一部分作案工具,其中有镊子、钳子、纱布。

图片:勇敢村民全华平

抓住坏人后,全华平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公安部的B级逃犯,等当地派出所民警赶来将男子带走,过了不久大家才知道,原来抓的是一个的杀人恶魔。“当时没想那么多,哪怕知道是个危险的杀人逃犯,我也不能有丝毫畏惧,这种抢小女孩的坏人要是不抓住,我们附近的老百姓都睡不安稳,我既然遇到了,就一定要冲上去。”全华平告诉记者。

身负多起恶性案件

躲藏的帐篷里放了很多书

经沅陵县公安局侦查中心仔细比对、核查,确认该男子系公安部B级逃犯姚常凤,曾于2011年12月在浙江省新昌县杀害一男一女2名儿童,2013年2月在湖南省龙山县杀害一名15岁女性,在重庆还犯下了多起强奸案。据恩施州公安局通告称,姚常凤出生于1991年10月3日,家住宣恩县沙道沟镇红溪村,逃避抓捕时有躲在山中洞穴的习惯。

沙道沟派出所副所长曾相凯介绍,每逢重要节假日,恩施州及宣恩县警方都会组织抓捕姚常凤的工作。在姚家所在的村子附近,警方耗资30万元安装了大量监控设备,如今这些设备也成为维护当地治安的重要设施。

今年2月初,重庆梁平的两名村民在附近的山上发现,一处洞穴里临时搭建了一个帐篷,住着一名陌生男子。村民们上前问话,可这名男子当时很警觉,趁人不注意便很快逃走,村民于是向当地派出所报警。从当时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姚常凤藏身的帐篷里只有一张简单的床,被褥凌乱,旁边整齐摆放了很多书。之后,重庆警方来姚常凤的老家布控,可是没发现任何踪迹。

9日,来自湖南龙山、重庆、浙江新昌的刑侦民警齐聚沅陵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商议浙江“2011.12.1”命案、湖南龙山“2013.2.18”命案以及重庆系列强奸案的后续办理工作。

一直追踪姚常凤行踪的一位民警,从钱包里取出随身携带已经泛黄的姚常凤照片,深有感触: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做了多少个把姚常凤绳之于法的梦了,现在压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目前,龙山警方正在办理案件移交手续,姚常凤将于近日押解回龙山。

4岁时幼年丧父

母亲以为他已经死了

宣恩县沙道沟镇红旗坪村(悬赏通报中称红溪村)距离沙道沟集镇约半个小时车程,这里地处鄂西大山深处,沿着山路往南再开10几分钟,就进入了湖南省龙山县石碑乡地界。8日的一场大雨洗刷后,山里云雾笼罩湿气氤氲,姚常凤的老家就在这片山脚下,一个静谧的小村庄。

三三两两的村民们在路边田埂旁闲聊,问起杀人被通缉落网的姚常凤,这里的人大都摇摇头不再多说。不远处,姚常凤75岁的外祖父姚运生提着刚买来的除草剂走来,说起姚常凤在湖南被抓了,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神色悲戚,眼圈马上就红了。“这个娃儿命苦,他4岁时生父就因病去世,从小就没过好日子,但他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抓住才好,不能让他再害人。”一旁也有村民过来说,姚常凤常年在外打工,多年没有回家乡,村里人对他印象只停留在小时候,平时这个男娃也不爱说话,大家也不知道他在外到底干啥了。

与村里错落有致的楼房相比,姚常凤家的几间旧瓦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如。姚常凤的母亲姚水英不停抹眼泪,“从他10年前去浙江打工,中途也就带着弟弟回来过一次,和我几乎不说话,我们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姚水英介绍,姚常凤生父去世后,她又与男子吴某结婚,但继父与姚常凤感情也一般。

责任编辑:吴质



相关搜索:恶行 命案 男子

上一篇:宜万线列车限速取消,武汉到发列车秩序逐步恢复正常
下一篇:家里一到晚上就停水,居民无奈上酒店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