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初中男生周末连赶6个班 有人1年花6万为儿子培优

奔走在学校和培优班之间

图为:青山一培优机构内,外教给学生上英语课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摄

策划:周保国 采写: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 李曼英 刘闪 周丹

编者按

武汉有多少家培优机构?校外培优有多火爆?是否有必要跟风培优?成绩差的孩子适合培优吗?培优的孩子真的更优秀吗?学生、家长、老师以及教育主管部门如何看待校外培优……今年3月起,楚天都市报派出四路记者,对武汉市的校外培优现状,进行了为期三个多月的大规模调查,调查采访对象包括学生、家长、培优机构、老师、教育主管部门等。目前已进入暑假,又到培优旺季。本报今日推出4个版的《爱恨培优班》大型调查报道,以期对学生及家长有所裨益,从而冷静看待培优,因人而异培优。

每周五下午,14岁的然然(化名)总会提前收拾好书包,只等下课铃响起,便匆匆走出教室,从武汉武珞路实验中学赶往地铁站。他的脚步如此匆忙,并不是为了回家过周末,而是因为在水果湖的培优班,还有两节数学课在等着他。水果湖、阅马场、江大路……和然然一样匆忙的,还有许多赶路的孩子,在学校和校外培优班之间奔走。

周末连上6个培优班 他已习惯赶场的节奏

14岁的然然在武珞路实验中学读八年级,从七年级开始,家里就开始给他在校外报培优班。八年级后,家长一口气给他报了6个培优班。

每周五晚开始,然然忙着赶场参加各种培优班。6月的一个周五下午5点45分,下课铃刚响,然然就拿起书包,匆忙走出校门。在校门口,记者与他见面后,一起赶往中南路地铁站,坐了一站地铁到达洪山广场站,因为没有直达培优机构的公交车,然然出地铁站后,往往要步行或者骑公共自行车,前往一公里外的水果湖培优机构。

出地铁站后,记者与然然分别骑上公共自行车,10分钟后到达培优机构,此时,离上课只剩半个多小时。趁着这个间隙,然然跑进附近的麦当劳啃了个汉堡,就往教室赶。数学课一直要持续到晚上9点半。

周六是然然最忙碌的一天。早上6点半起床后,他先要去阅马场的培优机构上数学课,课程是早上8点到10点。下课后,然然只有半小时的时间赶往水果湖步行街附近上语文课。“坐公交肯定来不及,只能和同学一起打的。”然然说,语文课一直要上到中午12点半,“中午只有1个小时来吃午餐、休息。”

好在下午的上课地点也在水果湖,然然不用赶路,只需等家人送来午饭,吃完后短暂休息。下午的物理课结束后,晚上还有英语课。而周日上午,还有两节英语课等着他。即便是周日下午没课,然然也没多少空闲休息,因为他得利用这个空当来完成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

“很忙、很累。”然然笑着说,但他已习惯这样赶场的节奏,因为离中考只有一年时间了。“再不努力,就没啥机会了……”

 一年花6万给儿子培优 父亲后悔“搞晚了”

今年17岁的小谢在光谷一所中学读高一。说起培优,他的父亲谢志国(化名)非常后悔。“不是后悔报了班,而是后悔搞晚了。”

谢志国是武汉的一名公务员,妻子是大学教师。一开始,夫妻俩对培优班是拒绝的。“至少不像其他家长那么盲目和热衷。”谢志国说,以前他就想着多给孩子一些空余时间,毕竟学习不是唯一的。

小谢初中读的是私立学校,一学期学费就要2.2万元。一开始,谢志国和爱人觉得经济上有压力,不想给儿子报培优班,或者等到九年级再上。结果班上除了小谢和少数几个同学,其他人基本上都报了班主任在校外组织的培优班。一年下来,谢志国发现儿子越来越没自信,老师也经常批评他。

看到儿子备受打击,谢志国心里不是滋味,回家和妻子商量,还是决定“随波逐流”。“别人都培了,我们不培没办法啊?”谢志国说,他不敢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做试验,他改变不了培优的风气,只能去适应。

谢志国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八年级开始,他给儿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四门培优课,每周六集中上一天,平时再算上寒暑假的培优费用,两项一共是6万元,加上私立学校的学费,每年在教育上投入11万多元,相当于整个家庭半年的收入。

谢志国说,眼下儿子已读高一,数学还是感觉很吃力。为了提高成绩,谢志国又去培优机构给儿子报了名,每周五上一次数学课,“不补就会落后啊!”

陪着儿子一起听课 再忙再累也不缺席

六一儿童节的夜晚,武汉洪山区卓刀泉一培优机构教室内灯火通明,20多个孩子正在上小学五年级的奥数培优课。因为过节的缘故,学校给孩子们放了一天假,但培优班的课程并没有因为儿童节而推迟或改期。上课之前,老师给孩子们派发糖果,这些节日礼物也算是对孩子们的一种“补偿”。

教室的后排坐着10多名陪读的家长,他们有的一边听讲一边做着笔记;有的还带来了笔记本电脑,忙着加班处理文件;还有的家长坐在角落玩手机。

钱女士也是陪读家长中的一员,她时刻关注着儿子杨杨在课堂上的表现。“儿子上培优班、参加各种比赛,我都会陪着。”钱女士说,她在洪山区南湖一所小学任教,儿子在马房山念小学五年级,每周四傍晚都要来卓刀泉参加奥数培优课。因为培优课是傍晚6点半开始,钱女士下午5点多才下班,她来不及接儿子去上课,便和另一家长想出了接力送学的办法。原来,和杨杨同年级的一名女生也报了这个培优班,这名女生的妈妈会带二人吃完晚饭,再开车送他们去上课,钱女士则独自乘公交赶往卓刀泉。“那位妈妈在高校工作,送完孩子后得回去继续忙工作,我就一直守到课上完,等那位妈妈再来接我们。”

除了奥数培优,周末,钱女士还会带着儿子乘公交去参加英语培训以及各种比赛,风雨无阻。在旁人看来,钱女士牺牲了很多个人娱乐休闲的时间,但她乐在其中,“能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再辛苦也值得。”

为提高儿子英语能力她辞职开办培优班

辞掉外企白领的工作,在家开英语培优班,有人并不太理解谢女士的这个决定。其实,她之所以开办培优班,主要也是为了儿子。

谢女士家住青山,她的儿子在青山一所中学读初一。因为一直在外企工作,谢女士很重视儿子的英语水平。2015年,儿子还在上小学五年级时,她准备给儿子报英语培优班。她考察了一圈后,却犹豫了。“这些培优班主要以提高英语考试成绩为主。”谢女士说,可能因为自己的外企工作背景,她更想提高儿子的听说能力。于是,她通过朋友介绍,请了一名在武汉工作的外国朋友到家里来给儿子做家教。因为效果比较好,一些朋友和邻居的小孩也过来“搭伙”。

时间长了,谢女士干脆辞掉工作,专门开起了培优班。“其实这不算培优班,我更愿意叫它英语交流中心。”谢女士说,她请的外教有武汉高校的老师和来自美国、英国的留学生,有20多个孩子在这里和外教交流学习,提高英语表达能力。为此,谢女士还专门注册成立了公司,自己平时负责联系外教,制定教学计划。

 

有人辞去教职当培优师 小培优机构最怕招生难

培优市场商机与挑战并存

图为:武昌水果湖一栋写字楼的走廊,贴满各家培优机构的引导标志楚天都市报记者魏铼摄

图为:在卓刀泉一培优机构,两位家长陪孩子上课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摄

有人辞去在职教师的工作,变身为炙手可热的“培优名师”,最高月入3万元;还有人专门为培优机构散发广告传单,一个月最高挣得7000元……商机遍地的培优市场,让很多人掘到财富。

火爆的背后,也潜藏着风险。尤其是那些刚入行的年轻创业者,在激烈的竞争中面临未知的挑战。

教师辞职当培优师 月收入最高三万元

程博(化名)虽然才29岁,却已是培优行业的“老司机”。

他毕业于武汉某高校数学专业。“上学时,就有很多同学做家教。”程博说,从大三开始,他在同学的介绍下,加入一家培优机构,做起兼职老师。让程博感到别扭的是,虽然他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培优机构负责人却要求他对外宣称自己是在职老师。

程博最终选择顺从。“那时我一心想挣钱,胆子也比较小,只要培优机构按时付给我报酬,其它都好商量。”他说,他周末给初中学生辅导数学和物理,每周6个课时,每月报酬约1000元。从此,他再也没向家里要过生活费。

大学毕业后,程博应聘到武昌一所中学当数学老师,月工资3000多元。因为经常入不敷出,他经过半年的思想斗争,决定辞去公职,专门做培优师。

一开始,程博在汉口一家培优机构做全职老师,专门给高中学生补习数学。全职老师要求坐班,每天上午8点30分之前打卡,接着是备课和开会。学生下午放学了,他开始上课,一直要忙到晚上10点30分才能下班。每周他只能在周一到周五之间休息一天,周末无休。

两年后,程博再次辞职,当起“自由人”。他每周至少要到六家培优机构上课,大多是一对一辅导学生,每次两三个小时。收费按小时计算,每小时200元至300元,他和培优机构五五分成。通常暑假最忙,每周他最多要跑九家培优机构。“我每天不是在培优,就是在去培优的路上。”程博说,辛苦换来的是高收入,他每月最低进账2万元,最多可达3万元。不过,因为工作太忙,他几乎没有私人生活。他也曾谈过几个女朋友,但对方都受不了他密密麻麻的工作安排,很快都以分手告终。

帮培优机构发传单 退休大妈月赚七千

培优市场的火热,不仅让很多培优机构和培优老师赚得盆满钵满,就连发广告传单也能挣到不少钱。

今年端午节小长假第一天上午,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中原大厦门庭若市。这里聚集着10余家培优机构,等电梯的家长、学生和老师排成长队。人群中,几名女子穿梭来去,往家长手里塞传单,并尽力搭话索要对方的电话号码。“人越多,我们越高兴!”散发传单的林青兰说,虽然她经常是“热脸贴冷屁股”,但只要坚持,还是能挣到钱。

林青兰家住青山区红钢城,今年60岁,5年前退休。从那时开始,她一直帮培优机构发广告传单。每到周末,她一早就从家里出发,赶到汉口的培优机构门口发传单,饿了就吃点坚果顶着,一天下来能赚80元左右。

周一到周五,林青兰也没歇着。这时培优机构没有多少人,她便主动出击,骑着电动车到中小学门口“蹲点”。她早就打听到了不少学校的放学时间,按顺序给家长和学生发传单。

比如,每周五下午3时30分许,她会先到武昌实验小学,4时30分许到钢城一小,5时30分许到青山一所中学。晚上7时30分许,她会趁孩子们在小区玩耍时,再发一次传单。大半天时间里,她见缝插针发了四批传单,每批40元,总计160元。如果有学生因为收到她发的传单而报名参加培优,她还会获得每单一两百元的奖励。另外,她有时还会帮一些培优机构联系发单人员,并从中赚取介绍费。

林青兰称,她最多一个月挣过7000元。

培优市场竞争激烈 初创业者压力山大

虽然培优机构老师月入过万的情况比较常见,但并不是人人都能笑着挣钱。市场越火爆,意味着竞争越激烈。

江岸区江大路一培优机构的创办人谢先生坦言,他与另外两名合伙人每天除了要操心教学事宜,还要琢磨怎样才能招到更多学生,压力很大。

谢先生于2013年大学毕业,学的是物理学专业。上学时,他就在一些培优机构兼职。毕业后,他想留在武汉发展,但没有找到心仪的单位,便进入了培优行业,先后在几家知名培优机构当培优师。他主要辅导初中学生,但课时不多,每月收入四五千元。

今年初,谢先生和两位同事合伙开了一家培优机构。“我们的规模还很小,也没啥名气,起步很艰难。”谢先生说,为了吸引生源,他们只能降价,并亲自到附近学校门口发广告传单。

一些偶发事件也对谢先生等人的创业之路造成干扰。今年2月,附近一家培优机构因担心生意被抢走,派人上门打砸恐吓,直到警方介入,事态才得以平息。

经过谢先生和合伙人的努力,以及家长的口碑传播,他们的招生人数从开始时的20多人,增长到了40多人。但谢先生的收入并没有明显增长,每月5000多元,压力倒是比单纯做培优师时大得多。“主要是招的学生还太少。”谢先生说,培优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特别是暑假期间,很多大型培优机构会通过降价吸引生源,让他们这种小机构难以招架,“我们要是再降价,就要亏本了。”

在职教师兼职培优良心不安最终离开

除了程博、谢先生等专门从事培优的老师,也有一些在职教师利用业余时间开培优班或在培优机构兼职。

30岁的刘甜(化名)是东西湖区某小学老师。为了贴补生活开支,她曾利用周末在一家培训机构做兼职老师。

在学校,刘甜长期担任班主任。她发现,在小学阶段,学生的成绩往往取决于学习习惯。学习习惯好的学生,成绩至少可以达到班级中上等;而成绩长期垫底的学生,往往有着上课不听课、课后不主动学习消化总结等不良习惯。

在培优机构兼职期间,刘甜一直想利用自己在学校积累的丰富教学经验,改变孩子们的不良学习习惯,但收效甚微。由于培优机构和大多数培优老师是以创收为目的,往往采取填鸭式教学方式,教学效果远远达不到家长预期。

认识到这些之后,刘甜常常感到“良心会痛”。加上教育主管部门禁止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和在培优机构兼职,两个月后,刘甜选择离开培优机构,专心在所供职的小学任教。

 

有人补课获全国一等奖 有人补课效果适得其反

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培优

图为:武昌水果湖一家培训机构里,小学生们正在上课 楚天都市报记者魏铼摄

图为:武昌徐东一培优机构外,家长们正在等孩子下课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闪摄

陪着儿子坐在教室内,听培优班老师讲解奥数习题时,钱女士的内心是矛盾的:她也不想让儿子学奥数,但只有在各种数学竞赛中获奖,才能赚取进入名校的资本。

同样矛盾的还有家长张女士,她省吃俭用给女儿报培优班,为的是让她考上理想的高中,但女儿的成绩迟迟不见提高,她也开始犹豫。

就连做了多年培优老师的程博(化名)也坦言,很多孩子都是被动来培优,效果并不理想……

对于培优班,很多家长和学生游走在爱与恨的边缘。

报奥数班参加多项杯赛 只为敲开名校的大门

6月1日晚,在洪山区卓刀泉一培优机构,20多名小学五年级学生坐在教室里,一位年轻的男老师正争分夺秒讲解奥数习题。幻灯片上每放出一道题,老师就让学生用最快的时间做出来,然后讲解。有的孩子跟得上,也有的一知半解。

给孩子报奥数培训,是想让他朝这方面发展吗?面对记者的问题,家长钱女士摇了摇头,她说自己其实并不太喜欢给孩子报培优班,“报这个班,是为了在杯赛上获奖。”

所谓“杯赛”,是指每年4月开始,各种民间组织的数学竞赛,比如“华罗庚金杯赛”“迎春杯赛”“希望杯赛”等。虽然是全国性的杯赛,但到了各个城市,都是由一些知名的培优机构来操办。

参加这些杯赛有什么用?钱女士说,她家在洪山区,教育资源比武昌、江岸等区要差一些。一般来说,孩子小学毕业后只能去本区对口的初中上学,但特别优秀的孩子也能被其他区的名校录取,杯赛成绩就是敲门砖。钱女士的儿子杨杨曾经在国外上过学,英语成绩特别好,最想上外校,但如果外校测评没通过,上其他名校则要看杯赛成绩。所以她做了两手准备,从四年级开始,就让儿子参加各种杯赛。

今年4月,钱女士陪着杨杨像赶场一样,参加了好几个杯赛,还获得了一个全国一等奖。“五年级的奖没用,要在六年级拿3个全国一等奖,才能被名校看中。”钱女士说,目前都是在练兵,为来年打基础。

培优时“没有带灵魂”初三女生成绩越补越差

相比钱女士步步为营为儿子升名校谋篇布局,家长张女士的愿望相对简单:只求女儿能考上一个理想的普高。

张女士住在武昌区杨园,女儿小颖今年读初三,成绩一直处于下游水平。为提高女儿的成绩,张女士专门请了一对一的培优老师上门,每周排得满满当当:周一、周三晚上补习英语,周二、周四、周六晚上补习数学,周五晚上补习作文。

前不久,记者陪小颖在家上了一节数学课。培优老师询问她在学校的数学测试成绩,一听才50多分,顿时有点坐不住了,轻声嘀咕:“上次还考了70多分,怎么补课补着还倒退了?”小颖只是低着头,不发一言,接下来老师的提问她也答不上来。“上课的时候能不能带着灵魂来?”老师语气稍微有些重,但她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小颖告诉记者,她每天晚上都要上课,觉得太紧张,也提出过抗议。“但妈妈说家里经济条件本就一般,她省吃俭用花大价钱请老师辅导,我还不好好学习”,说着她还哭了起来。为了不让妈妈伤心,小颖只能咬着牙坚持,但效果并不好,她自己也很焦虑。

记者将小颖的想法转告给张女士,她听了后沉默了很久。“现在初中升普高只有50%左右的升学率,我也是希望她能考个像样的高中,以后上大学。”钱女士说,等中考过后,不管结果怎样,她会带女儿出去旅游散心。

家长送孩子“全托”培优班 只为防他打架惹事

 “到培优班上课的孩子,很多都不是自愿的。”培优老师程博坦言,有的家长花大价钱给孩子报了很多培优班,但收效甚微。

程博主要给高中学生补数学,在教过的学生当中,有个高二的男生让他印象最为深刻。该男生的父母工作忙,平时由爷爷奶奶照顾,但孩子比较调皮,老人管不住,在学校也是惹事不断。父母就将他送到培优机构来“全托”,白天有专门的学管老师看着,晚上就和其他孩子一起上课学习。

程博说,家长来咨询的时候明确表态,对孩子已经放弃了,只求他不要在外面打架惹事,对学习则没有要求。在后来的接触中,程博发现孩子其实很聪明,只是父母对其关心太少,他想通过种种出格行为引起父母的注意。可惜的是,父母始终没能明白,他们的关爱,对孩子来说最重要。“也有少部分学生是对自己要求高,要求父母帮他报名培优。”程博说,这样的孩子往往成绩中上等,培优时更积极,效果自然也更好。

优生培优可变更优秀差生培优效果不理想

曾在培优机构兼职的小学老师刘甜(化名)认为,很多成绩中下等的学生也参加培优,这是一个悖论。

在刘甜看来,成绩中等偏上的学生,对自己的薄弱点有针对性地培优,对成绩会有帮助;优等生培优则可以进一步挖掘知识面,变得更优秀;而成绩中下等的学生,重要的是在学校好好听课、消化书本知识、认真完成作业,培优的必要性不大。“而且培优班里的老师大多并不了解学生,没办法提供针对性的辅导。”刘甜说。

武汉易尔普培优学校校长刘玮说,教育也是一项“农活”,不能拔苗助长,要在一定的节点施肥。很多家长选择培优机构时,不够理性,容易陷入教育的误区。

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提醒,家长要理性看待培优,不要盲目跟风,毕竟培优不是特效药,不能包治百病,也不可能一针见效。如果孩子在学校已经学得很好了,学习的态度、习惯、方法和效果都不错,那就完全没必要参加培优。“就好比吃饭,正餐已经吃好了,就不需要再吃零食了。”对于学习效果不够理想、或学有余力的学生,家长也应尊重其意愿和兴趣,有针对性地适当进行补习或培优。

 

教育部门严查“暗箱掐尖”全面整治无证无照培优机构

江城培优市场将回归理性

图为:汉口一大厦内,学生培优机构扎堆 楚天都市报记者魏铼摄

武汉的培优市场有多大?在教育主管部门获得办学许可证的有441家,而在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的各类培训机构则多达8000多家。业内人士估算,武汉的培优产业上10亿,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培优市场如此火爆,也反映了家长和学生的现实需求。面对形形色色的培优机构,家长何去何从?对此,武汉市教育局提醒,家长一定要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客观分析,不要盲目跟风。

多部门联动 查处培优机构1500多家

 “目前教育资源不太公平,学生不能享受同等的师资条件,这是培优班火爆的根本原因。”武汉一家培优机构的老师袁帅说,学生在培优机构可享受到一对一、小班教学的服务,听不懂随时可以提问,确实有些孩子的成绩在培优机构有了明显提高。不过,在袁帅看来,培优行业竞争激烈,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少。比如,准入门槛比较低;教学质量参差不齐,有的培优老师不需要通过教师资格证考试;不少培优机构急功近利。

楚天都市报记者从武汉市教育局了解到,目前武汉市有证的培训机构主要有三类,一类是在教育主管部门登记并获得办学许可证,同时在工商部门办理了营业执照的机构,目前共有441家;第二类是只有营业执照的各种教育咨询公司,共有8000多家;还有一类是在人社部门登记的培训机构,这些机构以职业技能培训为主。前两类教育培训机构是武汉培优市场的主力军,包括艺体类和文化课辅导的培优机构。此外,还存在一些在居民小区内办学、无证无照的机构。

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以来,教育、工商和物价部门联动,以各区街道为主体,开展了针对培优机构的整治行动,查处了无证无照的培优机构1500多家。

另外,对于有证的培优机构,也清理出了广告不规范、跨区设立招生机构等1011个问题点,目前94%的问题已整改完毕。下一步,该局会要求各区主管部门一方面优化审批流程,规范审批行为,鼓励符合条件的培优机构申办办学许可证;另外,要求区教育主管部门和工商、街道等部门形成长效机制,规范和引导培优机构办学。

教育部门严查“暗箱掐尖”整治违规行为

对于普通中小学委托社会机构或与其合作,进行学科培训或成绩测试,选拔、特殊培养学生或以此作为新生入学依据的“暗箱掐尖”行为,武汉市教育局表示这属于违规行为,教育主管部门目前正在重点整治。

该局制定的《市教育局关于进一步规范2017年义务教育阶段新生入学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民办初中“自主招生可采取查看个性特长和素质报告册以及其他相关资料等办法进行”。

今年3月到9月,武汉市教育局统一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5个方面的违规行为。其中,义务教育学校采用统一笔试或任何变相形式的统一知识性考试方式选拔新生、社会机构替普通中小学“暗箱掐尖”等行为都将严查。

各区教育局组织辖区内学校及社会机构开展自查,同时市教育局也接受电话举报,加强随机检查和暗访抽查,追究相关责任人和机构的责任。

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一些中学自主招生时,不妨借鉴外地一些学校的经验,比如统一进行面试,让学生就一些问题表达自己的看法,从而发掘素质发展全面的优秀学生,而不是看他在各种竞赛中取得的成绩。此外,市教育局也一直严查在职教师在培优机构兼职等违规行为,只要发现一起就立即查处。

选择有资质的机构看清合同的具体条款

暑假开始,不少家长准备给孩子报班。教育部门提醒,家长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同时也要适量报班,否则得不偿失。

江汉区大兴路小学校长王继承分析,现在对孩子的评价机制,看重的还是成绩,其他的能力再优秀,在试卷和分数上体现不出来,加上目前社会上培优的氛围浓厚,家长出于从众心理,加剧了培优市场的火爆局面,如何全面评价一个学生的能力,如何转变评价机制,值得更多人去思考。一个可喜的变化是,目前以80后为代表的学生家长,观念上已有所转变,他们不会根据自己的意愿给孩子报培优班,而是根据孩子的兴趣,发现孩子在某些方面的潜质,可以进一步挖掘时才去培优,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

面对形形色色的培优机构,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建议,家长最好选择取得了办学许可证的培优机构,这样的机构最为靠谱。家长在选择培优机构前,可以先到各区教育局网站查询,看其是否有相关资质。实际办学地址,是否在其登记注册的地址。家长不要过多相信培优机构的口头宣传,而要看合同的具体条款,签订详细的合同,保障自身的权利。另外,在交费后记得索要票据,留意票据上的盖章和培优机构的名称是否一致,万一遇到问题,家长可将相关票据作为证据提交给主管部门。

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市法制办正在研讨制定《武汉市民办教育管理办法》,有望在年内出台。管理办法将明确相关部门的责任,形成各部门联动、齐抓共管的机制,让武汉的培优市场更加规范。

责任编辑:黄莹



相关搜索:培优 江城 市场 理性

上一篇:26岁孙子借下9万高利贷,八旬爷爷奶奶气得卧病不起!
下一篇:姑娘别傻了!你在武汉要死要活,你的男友远在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