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

昨日,著名诗人张执浩的新书《神的家里全是人》、80后诗人林东林的新书《跟着诗人回家》,在403国际艺术中心联合发布,张执浩、林东林、小引、魏天无、魏天真、余秀华、剑男、刘年等诗人和诗评家围坐一堂,与读者笑谈诗歌与生活。

新书选取最活跃的诗人

而不是第一流的诗人

张执浩的《神的家里全是人》,被评论家认为是一本用诗的语言写作的诗歌评论集,张执浩本人说,他更愿意称之为一本当代诗话。书中选取了40位当代诗人进行梳理和推介,包括易羊、陈小三、魔头贝贝、宋雨、冷眼、毛子、李志勇、巫昂等等。中国当代诗人这么多,为什么选这40位?张执浩说,他选取的是当下诗坛最活跃的人,而不是选取那些已经成为第一流的。这40位诗人能呈现出当代诗坛最前沿的东西,可能影响诗坛未来几年的走向。其中,不少诗人虽然写得好,但被他人遮蔽了,或因为自己羞涩、腼腆,被自我遮蔽了,比如刘年、张二棍等。张执浩说,他编辑《汉诗》十年,跟踪当代一线诗人的成长历程,发现每一位诗人的好作品,都是阶段性地出现的。因此,在介绍某位诗人时所选取的诗作,尽量选取代表诗人成长阶段的佳作。

80后诗人林东林的新书《跟着诗人回家》是一本诗人访谈录。访谈形式有点像行为艺术——“押着诗人回家”,让诗人故乡的场景和诗人发生“化学反应”,借此还原诗人的真实状态。而张执浩是“被押回老家”的7位诗人之一。

诗人早已走下神坛

但诗歌的秩序也乱了

林东林说,“押着诗人回家”,发现了不少诗人的逸闻轶事。

比如,一位诗人从复旦大学毕业回家,看到一个美丽的背影,判断可能是一位美女,大喊一声“站住!”结果果然是挺好看的一位女生,这一喊就喊出了几十年的姻缘。林东林想以此说明,诗人并不都是仰面朝天、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怪人,诗人也有普通正常的生活。

张执浩在跟读者解释《神的家里全是人》这个题目时,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诗人早已从神坛上走下来,回到了日常生活。“过去想见一位诗人很难,现在诗人四处参加活动。但这样,诗歌界内部的秩序也乱了,人人都以为写诗很简单,都在写分行的句式。”而他写这本书,就是想在混乱中梳理出秩序。

写作靠的不是一时激情

而是对生活的长久热爱

一位爱好写诗的读者提问张执浩,“你写的诗很有激情,你怎么处理内心汹涌的情感与琐碎生活的矛盾?”张执浩不认为自己的写作是激情写作,相反,他说,“我害怕惊声尖叫的声音,也不喜欢写作中声腔太高。在这个日益喧嚣的时代,轻言细语是一种美德。诗歌,作为一种春雨润万物的声音,尤其如此。

但另一方面,张执浩也认为,对创作者而言,最大的厌倦来自于生活的重复,日复一日、千篇一律的生活会消磨创造力。“所以,你得发现生活中的趣味,生出对生活丝丝缕缕的热爱,这种热爱可以让你活到老写到老,如果单靠激情,写作并不能长久。”

《美丽乡愁·2017》

作家驻村采访

近日,由《芳草》文学杂志举办的“《美丽乡愁2017》 作家驻村采访活动”在革命老区大悟县金岭村举行。武汉出版集团及湖北省委组织部驻村工作队相关负责同志出席创作交流会,与全国各地的作家共话乡愁。

去年秋天,杂志社曾组织一批作家来到大悟县的金岭村采访,这个曾经路不通、电不稳、房子旧、贫困人口多、村集体无收入的贫困小山村,从2015年底列入湖北省“美丽乡村建设”示范点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已建成鄂北古民居展示区、农业观光示范园、休闲步道健身区等景观区,初步成为美丽乡村新景点。

在创作交流会上,与会作家们对即将出版的书进行了讨论并分享了写作心得,认为该书能让读者“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是文学创作深入生活、深入基层的具体体现。

据悉《美丽乡愁2017》年底将于武汉出版社出版。参与本书创作的20余位作家中,除了有像龙仁青、陈涛、何述强等深入乡村生活的知名作家之外,首次加入了像锡林巴特尔、哈那提古丽和冯昱等少数民族实力作家,将更加丰富本书书写乡村中国的多元化和特色化。

会上,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芳草杂志社主编刘醒龙说,作家在抒写乡愁,视野要开阔,思路要更加清晰,写作要落到实处,不能太过于虚化。当今社会,即使在最偏僻的角落里,人类也需要绿色家园与和谐社会的建设,作家的使命旨在以优美的文字和情感抒发引起人们的心灵共鸣并引导人们找到灵魂家园。在已出版过两本书的前提下,相信《美丽乡愁2017》的出版,会越做越好,慢慢考虑此后的图书主题专题化,为未来的出版进行不断的发现与体验。

楚天都市报记者徐颖 通讯员陈婉清

责任编辑:吴质



相关搜索:诗人 张执浩 作家 生活 这个 林东林

上一篇:Chizza都不知道?芝士鸡腿至尊无饼底“比萨”肉食动物怎能错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