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市

湖北日报讯 记者 吴擒虎 通讯员 周锐

15日,驱车进入长阳龙舟坪镇郑家榜村,沿路奇峰高耸、云雾缭绕、溪水潺潺。山沟沟里,白墙黛瓦的房子随处可见。“五一”小长假,这里的清江方山景区,吸引了过万名游客。去年,景区接待了30万名游客,综合效益突破1亿元。

曾经的贫困村,摇身变成“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2266名村民吃上旅游饭。用当地村民的话说:“穷山沟变成了金窝窝。”

一家5口4人患病

开农家乐攒起希望

四组刘洪波,身材瘦小,年仅43岁,但脸上已爬出道道皱纹。

谈到家庭,他表情凝重:一家5口,4人患病,只他有劳动能力。

几十年没买过新衣服,穿的都是别人送的旧衣服。

除了种地,他每天骑摩托两小时,到县里打零工。2013年3月某个清晨,他往县里赶,人太累,一不小心撞到了别人。“当时感觉天都黑了!”他说,幸亏村委会帮他做工作,又垫付了事故补偿,他的家才没滑向深渊。

转机,出现在2013年景区启动建设。

村委会鼓励他发展农家乐。“穷怕了!试一试。”刘洪波鼓起勇气。

没启动资金,他找十多名乡邻借,这家几千,那家几百。他勤劳能干,大家都愿帮他。

别人建房子都请工人,他自己干。背砖、背沙,早上5点起,夜里12点才睡。当时路还没修到他家,他走田间小路,把十几吨水泥背到了家门口。“吃不消也要硬扛!能省几万元工钱。”

危房改造补贴7000多元,开农家乐政府支持1万元,民居改造补贴5万元……党和政府的支持,让他坚定了脱贫的信心。

新居落成,2层楼房,里外敞亮,喜滋滋地挂上农家乐的牌子。

因自己没有经营能力,刘洪波将农家乐租给旅游公司,每年收租金2万元。这笔收入是他过去种地、打零工收入的2倍。今年“五一”三天,他的农家乐摆了23桌,收入5000多元。

景区建设急需劳动力。他在家门口打工,每年收入1万元,还方便照顾家人。“我现在盼着景区索道早日建成。那样,游客来得会更多!”刘洪波说。

搬进新房挣到钱

离家5年的媳妇回来了

过去,当地有句民谚:“天晴下雨披蓑衣,有女不嫁钟家溪。”意指郑家榜村太穷,连衣服也买不起。

2009年,全村单身汉100多个,很多媳妇出去打工,就再没回来。

六组刘洪贵家,就经历过类似的事。

刘洪贵和老伴都患了病,住在偏远的青岗岭,离村中心十几里路,土坯房晴天漏风、雨天漏雨。

他儿子在外打工,老两口盼着儿子早点结婚,让他们抱孙子。

2012年4月,儿子终于带回媳妇。但媳妇到他家一看,不满意了,要求建新房才过来住。儿子的婚礼,也是在媳妇家乡办的。

不料结婚后,儿子也患病了,不能做重活。一家三人患病,原定的建房计划,只能往后推。

这一推,就是5年。5年里,儿媳没再回过一次穷山沟,连春节一家人也没团聚。

易地扶贫搬迁和景区开发,点燃了这个极贫之家的希望。

去年底,刘洪贵和全村16个贫困户,一起搬进了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2层小楼,100多平方米,靠近村委会。当地公司为他捐了灶具、棉被。

刘洪贵在景区一年抬轿子挣1万元;山区就地取材,他和老伴制作登山杖,一年卖了2000多元。

用这笔钱,刘洪贵到县城买了婚床、皮床垫,把家里装修一新。

去年腊月26日,离家5年的媳妇终于回来了。一家人第一次过了个团圆年。今年正月,媳妇怀上孙子。

在刘洪贵床头,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知党情,感党恩,一把钥匙暖民心。

如今,全村100多个单身汉,只剩不到50个,以前将户口迁出去的20多个村民,都想迁回来。

景村共建 民生共享

“郑家榜模式”催生蝶变

郑家榜的变化,啃掉了哪些硬骨头?

资金。2008年,郑金鹏当选该村书记,花了6年时间,跑政府、访企业、求银行,争取资金建景区,周末从没休息。村民淳朴,不仅占地零补偿,还主动投工投劳。

思想。种惯了地的老百姓,对发展旅游心里没底。“在屋里说三天,不如带出去转一圈”,村里组织村民到恩施、兴山等地考察。景区开业第一天,村民没经验,新买回来的盘子都没洗。村两委班子全员上阵,村干部端盘子,村书记当“烧火佬”,拉着农民“老板”们走上正轨。

景区和村民利益如何平衡?该村提出“景村共建”模式,企业负责景区的投资建设,而吃、住、购、游等服务都交给村里。成立村集体控股的旅游服务公司,统一菜价、住宿费。原来的“空壳村”已有300万元集体资产,全村百姓吃上旅游饭。

怎么放大扶贫效益?景区安置就业、旅游产业带动、集体经济吸纳、集体资产兜底。现任村书记陆晓琴说,该村花了23万元,给所有村民买医疗保险;每个农家乐,各结对帮扶4个贫困户;帮贫困户卖特产,村民郑斌去年光卖腊肉就赚了3万元。全村94个贫困户,今年都能脱贫。

希望,从郑家榜村扩散开来。

陆晓琴说,近两年,附近7个村新增农家乐160多家,两河口村村民方禀远建的葡萄采摘园,去年挣了60万元。

责任编辑:胥甜



相关搜索:郑家榜 景区 农家乐 村民 旅游 刘洪贵

上一篇:砥砺奋进的五年丨黄石,玩转绿色发展“魔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