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对于西藏艺术,多数人熟知的仅是唐卡、鎏金佛像,然而最近上海的几场西藏艺术展巡礼式地展示了藏区艺术的前世今生,从唐卡、坛城到当代艺术,西藏美术人以对文化的独特见解,演绎出藏区艺术的奥义。

汉藏交融、古老艺术的现代演绎

金秋时节,中华艺术宫举行的“云端的艺术——娘本唐卡艺术大展”和“韩书力西藏画展“让上海的观众了解到千里之外雪域高原艺术发展的现状。其中,娘本的唐卡古法炮制、忠于传统,采用天然矿石颜料制作,将敦煌石窟、汉族传统工笔画、印度艺术绘画技巧等融入唐卡制作之中。

而1973年入藏的韩书力通过创作连环画《邦锦美朵》糅合唐卡的艺术形式,将感动自己的藏区故事传递给更多的人,而他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实验“黑底子”的水墨,更是将藏族寺院中密宗殿(护法神殿)布置的神秘气息和玛尼石刻融入汉族文人画的笔墨传统,以黑白颠倒的方式呈现水墨。除此之外,韩书力的布面重彩作品是直接从藏族唐卡绘画中借鉴了材料,并用织锦剪贴作品从历史层面将汉文化对接藏地的宗教和世俗生活。

韩书力作品《新五牛图》

除了自身的艺术创作外,作为西藏文联、美协主席的韩书力正在主持的“百幅唐卡创新工程”,把新西藏、新生活、新观念融入到传统的艺术形式中,从藏文化中寻找元素濡染与滋养艺术创作,探索古老艺术与时俱进的新面貌。然而,这种求索并非仅仅在唐卡,也延续到了西藏当代艺术中。

“坛城”上的古今艺术对话

在上海闹中取静的高安路,一个名为“心坛城”的展览在醍醐艺术中心举行,此次展览借由最古老的“坛城”(藏语音译“曼陀罗”)图像延伸而出的哲学思想,既展示了三幅明清时期的坛城古唐卡和夏鲁旺堆、珠木巧的传统唐卡;也纳入了韩书力、贡嘎嘉措、嘎德等现当代艺术家,展示一个当代艺术语境下的西藏。

开幕式上,艺术家嘎德的作品《冰佛》置于他的另一件装置作品、由千万颗佛珠组成的《红太阳》前,在“烈日坛城”的寓意下,冰佛缓缓融化,从而了悟“成、住、坏、空”。

作为西藏当代艺术家群体的领军人物之一,嘎德一直在思考如何用当代艺术的方式,传递西藏传统的价值观念。其中嘎德的恩师韩书力为他打开了一扇向内看的窗户,启发他从西藏文化中去寻找艺术的本源。

嘎德作品《冰佛》

2006年,嘎德取拉萨河水冻铸成佛,又置于拉萨河中消融,冰佛作为意象,巧妙阐释了无常与轮回的含义。时隔10年,脱离“在地性”在上海的室内又一次融化“冰佛”,艺术家认为,“千河有水千河月”,希望在不同的场域体现出属于全人类的价值观。

此次参展的另一位艺术家贡嘎嘉措是首位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藏族艺术家,1980年代他发起成立“甜茶馆画派”而后学习唐卡绘制,再去伦敦圣马丁求学,这些经历使他把传统元素熟练地运用于当代艺术作品,更建立了自己独特艺术观念的雏形。如今他的创作运用西方流行文化中的贴纸,表达被各种文化、符号所包围的当下,却在其中寻找贴纸般包罗万象的“八万四千法门”。

贡嘎嘉措作品《现代香巴拉》

当西藏文化对全球当代艺术家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加深。意大利当代艺术家Leonardo Ulian深受喜马拉雅文化与成长环境的影响,运用东欧和中国二手市场搜集来的电子元器件,组合、焊接成电子坛城。从曾经占据过一个时代的电子产品到如今二手市场的电子垃圾,时代的进步和变化成为一种“无常”由此生发出电子曼陀罗系列。

Leonardo Ulian作品《电子曼陀罗(NO.79)》

西藏当代艺术的独特路径

从西藏当地艺术作品,不难发现,意识形态、现代文明、消费文化、世俗化等当地艺术常用的观念,被更冲突化地表现,文化的混杂性和对自身传统和宗教的思考亦成为了一种特有的表达。

1985年,美国艺术家劳森柏的作品在北京和拉萨展览,虽展览对西藏艺术的影响远不及对汉地艺术的影响,但当时受现代艺术影响的援藏艺术家将新的艺术思潮带入藏区。与此同时,西藏当地艺术家大多接受美术学院教育,他们从学习中了解西方,并反思如何在全球化的语境中走出西藏当代艺术独特的路径。

然而,艺术之路一直是坎坷崎岖的,如何改变西藏文化符号化的模式,如何解除藏区人民对于小众的当代艺术的不理解,如何发展出具有自己的语言体系西藏当代艺术,如何用艺术表达西藏人最真实的感受?

面对这些问题,西藏当代艺术家们一次次回到生命本源,从西藏本地文化、艺术、习俗、日常生活中汲取语言、材质、方式的营养。唐卡、文字、宗教、哲学这些最本质、最传统的文化内核被演化成为新的艺术表达,展现文化和文明的喧嚣。

责任编辑:吴昊



相关搜索:西藏当代艺术 韩书力

上一篇:不仅是情种,徐志摩还是很受学生欢迎的老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