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11月4日,在韩国首尔青瓦台总统府,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对国民讲话。韩国总统朴槿惠4日在总统府青瓦台发表对国民讲话,对亲信崔顺实涉嫌干政一事向国民道歉,并表示将最大限度协助检方调查。(新华社/路透/图)

11月4日,在韩国首尔青瓦台总统府,韩国总统朴槿惠发表对国民讲话。韩国总统朴槿惠4日在总统府青瓦台发表对国民讲话,对亲信崔顺实涉嫌干政一事向国民道歉,并表示将最大限度协助检方调查。(新华社/路透/图)

崔顺实放着正门不走,偏偏走后门,女人面前的那扇帘子本来已经撤去,但她还遮挡得严严实实。

在秦汉时,女人即便临朝,并不需要挂什么帘子遮挡。真正垂帘的,开始于武则天。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除了朴槿惠闺蜜,躲在“帘子”背后的女人还有哪些。

原本只关注长腿欧巴的韩国人,这几天居然关心起了政治。朴槿惠闺蜜干政事件,让韩国民众吃惊了。

11月12日,韩国还爆发自2008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1500多个市民社会团体在首尔市中心举行集会,谴责“亲信干政”事件,要求总统朴槿惠辞职并对此事负责。截至当日20时,主办方估计有100万名民众参加集会,警方称实际规模已达26万人,超过2008年因反对进口存在疯牛病隐患的美国牛肉而举行示威的人数。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朴槿惠奉行独身主义,又会有崔顺实什么事呢?朴槿惠是没有可靠的亲戚,才让闺蜜有机可乘。崔顺实及其家人也毫不客气,利用与朴槿惠的关系,堂而皇之的成了她的“娘家人”,不但对国家施政方针指手画脚,还坐享总统带来的各种实惠。

其实,历史上女人干政的事情比比皆是,碰上强势的娘家人,还会对皇帝屁股下的那把椅子虎视眈眈。

曾热播的电视剧《芈月传》,说的就是一个女人干预政事的一生。“母后临政,自秦宣太后始也”。女人,或者说皇帝老娘干政的传统,就是从她开始的。一旦获得权力,为了使得权力持续巩固,掌权人便会把权力分享给值得信赖的人。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宣太后掌权,她的两个弟弟魏冉、芈戎;两个儿子公子悝、公子巿,迅速掌控了秦国方方面面的国政,成为当时最为强势的新贵。四个新贵的财富堪比王室,使得秦国内只知有太后和四贵,不知还有一个秦昭襄王。

宣太后干政长达四十年,他的儿子也真能忍。直到范雎出现,秦昭襄王才采纳其建议,废了太后,把四贵驱逐出了权力中枢。皇帝最后还是兵不血刃地夺回了大权,不过,宣太后干政这一行为,还是给后世女人提供了模板。

最明显的例证便是汉朝。从开国之初的吕后擅权,到王莽这个外戚篡汉夺权,再到东汉的外戚干政,皇帝女人在王室和娘家人中间,作用非常微妙。女人干预政事后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如吕后强势人物一般,自己大权独揽;要么在政治运作中羸弱不堪,就像东汉后期那样,女人一旦获得权力,权力便迅速转移到娘家人这边的兄弟或侄子身上。人们比较熟知的霍去病、霍光等,都是响当当的外戚亲贵。

或许你会觉得,能够干预政事的女人,自家强势运作是关键。然而实际上,男权社会子嗣至上的观念下,皇位的继承必须是个带把儿的男人。生个儿子,才是女人自己今后能否干政的关键因素。所以,母凭子贵的意识深入人心,上至皇位更迭,下至一家之主争夺,概莫能外。

《芈月传》(影视剧照/图)

《芈月传》(影视剧照/图)

在民间看来,垂帘听政是女人干政的标志。从干政再到临朝听政,这是一个从幕后走到台前的漫长过程。秦宣太后虽然是干政第一人,不过秦昭襄王“旦暮自请太后”的做法,还是表明她并不出面直接与朝臣议论国事,只是在后宫决断。

在秦汉时,女人即便临朝,并不需要挂什么帘子遮挡。真正垂帘的,开始于武则天。《旧唐书·高宗纪下》载:“时帝风疹不能听朝,政事皆决于天后。自诛上官仪后,上每视朝,天后垂帘于御座后,政事大小皆预闻之,内外称为二圣。”自此之后,女人若上朝,必须垂帘。

至于为何垂帘,跟儒家男女有别的观念有关。自西汉开始的独尊儒术,使得儒家观念成为国家的正统,而儒家观念的核心是人伦纲常的有序。若朝廷上随便坐着女人不遮不挡,如此失序的行径,又如何言教于民呢?因此那一扇帘子,是对人伦纲常和男女有别秩序的补救措施。那扇帘子是在昭告天下人,至高无上的权力拥有者必须是男性,女性若临时代为行使,女性若要参与政治,必须得打上标签。

宋时期,由于年幼皇帝不断出现,所以后宫垂帘也很普遍。不过宋代制定了一套完善的约束的机制,把后宫的权力限定在“临时代为行政”的范围内。

垂帘不断,不过因垂帘而起的政治风波,却不再像前朝那般腥风血雨。同时,宋时代官僚阶层的权力与皇权不分伯仲,不杀大臣的规定,使得宋时代的朝臣敢说敢做,因此,即使有垂帘不合规矩的苗头,也会随时被大臣们掐灭。于是,宋时期虽然有皇太后,甚至太皇太后不时出来主持局面,但政治还算清明。糊涂事儿也并非没有,比如王安石的变法,推行中最大的阻力便来自高太后,其子神宗死后,她立孙子哲宗继位,自己以太皇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旋即把新法废除。

关于女人干政,明朝似乎是个特例,终明一朝二三百年,朝廷基本没出现过强势的女人。这源于明朝自始至终对女性干政的警惕或者说厌恶。秦汉唐宋时代的皇帝选妃,都是从王公贵族和士族大家里挑选,因此很多女性身份本就高贵,受过良好的教育,对政事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干政的几率也就大大增加了。与前朝不同的是,明朝皇帝选妃是从民间海选,不少有幸选入后宫的,身份家世都很普通,没有强势的背景,从而杜绝了干政的可能。

清朝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规定,并且前几任皇帝都严格执行。前期的孝庄太后最有机会也最有资格垂帘,但自始至终是辅政大臣在前,她处于后宫偶尔做重大决断。直到慈禧的出现,中国迎来了历史上最后的一次女人干政。由于已是近代,慈禧做过的一切大众都非常熟悉,紫禁城里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时刻,对中国近现代的发展走向影响深远。

从一开始的不合理变成有限的合理,女人干政本就是特殊情况。历史上临朝听政的女性也不少,真正敢称皇帝并且登上金銮殿宝座的,只武则天一人。

对百姓而言,无论掌权者是男是女,都需叩头。也因此,执政能力如何才至关重要。然而封建社会唯男人至上,女性无论能力如何,即使创造机会参与政事,也一律都是“干预政事”。女性参与政事的渠道不通,所以通过特殊情况参与进来的女性,无论好与坏,都是另类。武则天能力很强,于是狄仁杰就从政治实际出发,忠心辅佐她;而骆宾王直接从封建正统道义出发,直骂她是“狐媚偏能惑主”——这些折射出古代女人即使有能力干政,也需担着千斤重担。

当然,以不良居心干政,或是自身脆弱被身旁人利用干政的女性,也不在少数。东汉时期的窦太后在掌握权力后,大权分享给了自家兄弟,于是朝政一片昏暗,任人唯亲、为所欲为。而北魏时期的灵太后更是擅权专断、政事不懂、奢靡成风、大修佛寺,最终酿成了皇室和官僚阶层两千多人被杀的河阴之变。

如今时代不同了,女性地位日益提高,世界各国中女性参与政事的不在少数,很多还成为国家的一把手。由采取特殊手段的干政,演变成光明正大的参政,彰显着人性的进步。

然而,崔顺实放着正门不走,偏偏走后门,女人面前的那扇帘子本来已经撤去,但她还遮挡的严严实实。这充分说明她一开始就是想利用亲近权力的机会,为自己攫取利益,放在古代,这活脱脱一个肆无忌惮干政的女人。

当男女平等参政的时候,“干政”将不再有性别上的歧视。那扇“帘子”两面的女人与政治,也就变成了人与政治。过去这帘子是标签,是性别歧视的象征;如今这“帘子”,遮蔽着躲在暗处的特权和蠢蠢欲动的欲望。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干政 女人 帘子 垂帘 政事 权力

上一篇:小小作家|面具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