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所谓面具,就是一个掩饰自己优缺点的工具。可以把面具这个词给拆开来,面,就是指脸,具,就是指工具。

或许世人以为,面具就只是指路边小摊上的大花脸以及歌剧院的京剧脸谱,但我可不这么认为。

茫茫人海,常会和一些衣着朴实但目光炯炯的人擦肩而过,殊不知他们有的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有的是家财万贯之人,但他们丝毫不露锋芒。布衣短褐,就是他们拿来掩住自身光芒的面具。

还有一些人,每天身着华丽礼服,将自己包装得玉树临风,去与上流社会交杯换盏,但一到无人之处,就露出了丑恶的灵魂。锦衣彩裳,就是他们用来遮盖自身虚伪的面具。

就像钟楼怪人的丑陋遮掩了他至善的心灵,而副主教和菲比斯却用华美的外表藏住了自己至恶的欲望。

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的假面之后往往是残羹冷炙的凄清;帷幕落下,洗尽铅华之后往往是平淡如水的人生。

戴着假面逢场作戏,没有了最真实的自己,夜深人静,我们才卸下面具,只等着第二天见到不同的人,变出不同的脸。但只有用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去对待别人,别人才会用最真实的一面去对待你,世事之难,唯有真心。

点评:有情有理,议论得当。

□武汉外校高二(9)班徐江天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小小作家 面具 重阳 17 市报 自己

上一篇:小小作家|大西北游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