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自李贺发出感慨:“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吴钩”便成诗词中最常见的意象之一。“吴钩”何以成为诗人的宠儿?

吴钩,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这样介绍它:“唐人诗多有言吴钩者。吴钩,刀名也,刃弯,今南蛮用之,谓葛刀。”

既然“吴钩”在诗词中被用作刀剑的代称,那么为何一定要用“吴钩”一词?天下兵器之多,绝非全为吴地出产。这也许与“吴钩”的神秘色彩有关。前有莫邪以身铸剑之说,后有铁匠以儿子之血熔铁之闻。吴国专设冶城(今南京)冶炼青铜,民间相信锋利无比的吴地刀剑带有灵气,不是凡物。

文人对武将总怀有一种向往,除却辛弃疾这样少数文采斐然的将领,大多数文人其实对武无甚研究,更别提拿起吴钩上场杀人。但文人胸中也有一腔热血,尤其是战火烽烟之时。杨炯《从军行》:“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杜甫《后出塞诗》:“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男儿保家卫国是无上的荣耀,杜甫诗中的少年出征前就有全村村民夹道饯别。此时杜甫为自己不能手刃敌兵而懊恼,只能送上吴钩盼望少年凯旋。吴钩,是文人至高的报国理想。

清李鸿章诗云:“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八千里外觅封候”。秋瑾《束徐寄尘》:“时局如斯危已甚,闺装愿尔换吴钩”。从战国到近代,一把吴钩,仍有数不尽的寄托。

点评:就“吴钩”深入发散,行文充满文气与豪气。

□华师一附中高三(4)班汪冰洁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吴钩 男儿 为何 文人 吴地 杜甫

上一篇:小小作家|蝴蝶与诗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